2013年11月4日

大家談科學

我與科普的因緣
作者/何子樂(前交通大學應用化學系教授)
我接觸科普,起自1960 年代之末,但那時未想過動筆。1966~1970 年期間, 女友在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化學系攻讀博士學位,我每次探訪她,得等候數小時,待她的實驗告一段落才外出行動;而這時刻我會靜坐閣樓書室裡。赫夫邁耶館(Havemeyer Hall) 乃一老舊建物,每層樓高逾丈,可設閣樓。第一次登樓,眼睛為之一亮,矚目倚牆書架上排列百多袖珍單行本,書名各異作者卻是一人!驚訝之餘,慚愧對該作者陌生。向女友詢問,只知書是她老師所有,為何僅存一人作品就不了解。這個疑團引起我的好奇心,因念道森教授(Prof. Charles Dawson)是一人書迷,難以置信。

那一堆科普冊籍作者名叫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1920~1992)。原來他也是道森教授門生,畢業於1940 年代。進入波士頓大學至獲得長聘副教授資格後,放棄研究工作,而開始科幻和科普寫作。因他的作品膾炙人口,銷量可觀,他又很快地摸通寫作門徑,推出新作速度遞增不已(一生編著506 冊,其中二十多冊與人合著);而藉長聘合約,與學校當局達成停薪協
議,不做研究不再開課。後來艾氏每次出版新書,就贈給老師一本。其目的之一,應是說明鑽營研究非他所長,又表示自己意會本身才華於彙集和整理資料;寫作也能對科學教育作出貢獻,亦算是補償老師栽培的另一種回報方式。【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7期科學月刊】

 「經驗」的困境
作者/賴昭正(前清大化學系教授)
筆者在1969 年7 月號科月的「大家談科學」裡,提到我們如果「盲目」地將日常生活中的經驗擴展到物理學上,將碰到許多難以「理解」的困境。在〈加百列號角的詭論〉裡(科月2013 年8 月號),我們則看到了經驗在數學上的困境!

李武炎教授在該文裡,將y-1/x(x≧1)之曲線, 以x 軸為中心旋轉而製造出「加百列號角」,然後透過微積分的運算,證明其體積為有限值,但其表面積則為無窮大!依日常生活的經驗來想像,這根本是不可能的:表面是覆蓋體積的,因此表面只是體積的一部份,怎可能體積有限而表面積無限呢?李教授接著企圖用日常生活的事物來解決此一詭論──筆者認為這事實上正是「詭論」的根源:經驗的困境!

類似加百列號角之詭論在數學上應是不勝枚舉的。我們現在就來看看一個更簡單且容易了解的例子,及其「破解」之法。我們「知道」(經驗)一條定長之線段是由一點一點的「點」所組成的(報紙上印的一條線就是如此);在經驗上這些點數是有限的,可是在數學上其數卻是無窮的!點是線的一部份,有限的線由無限的點所組成的,這不是「詭論」嗎?【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7期科學月刊】

中醫學理論的「本質」
作者/蔡孟利(任教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機電工程學系)
我的研究專長為神經電生理,在思考一些關於針灸的作法之現代生物學解釋的過程中,漸漸有點心得,此文是我一些初步的想法。

中醫的理論是一個特殊的架構。對於醫藥,一開始古時醫家們就不是單獨的看待它,而是把它歸納在一個自然的運作下考慮。天和人是一體的,人不能自外於天地而被單獨看待。在理論的醞釀時期,觀念的形成,不只是透過對自然現象的觀察歸納所得到的運作方式之看法,更重要的是,經由這些看法所形成對「本質」的了解後,再從「本質」出發,重新詮釋自然現象。這些「本質」雖只是源於對一部份肉眼可見,肉身可感的現象之觀察歸納,但醫家們認為這些「本質」是放諸四海,不論物之大小皆準的。從這些「本質」出發,可將越來越多的觀察資料分類,並且經由存在於「本質」之間的從屬關係,可描繪這些資料相互的連結,就像陰陽、五行等概念。【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7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