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日

證照省思

作者/周鑑恆(任教萬能科技大學光電系)

現代社會分工越來越細,專業人才的需求較過去更為廣泛,也更為迫切。隨著技術、知識暴增,學校科系的區分經常顯得太過籠統,例如,過去人們熟知的電機系,其涵蓋領域近年迅速擴展,包括了資訊、光電、電信、電子、網路媒體等,而即使是光電領域又包括了光通訊、平面顯示器等專業技術,各專業技術又各自涉及其專業知識與技能。因應這樣的大環境,近年來專業證照之種類大增,獲得證照的人數也逐年增加。從技職教育的角度來看,證照制度不啻為適應當前社會現況,順應現今就業市場,培養各種專業人才的良善制度。

除了國際證照(例如Microsoft公司授予的證照)、勞委會或其他政府機關經一定考選程序授予的證照,獲得教育部主動認列之外,國內、外各公司、機構、組織也都可以籌劃一定程序授予證照,但這些授予證照的單位,還必須向教育部申請證照認列,經教育部核可,它們授予的證照才被教育部承認。有些證照還有分級、報考者必須具備較初級的證照,才能報考更高級別的證照。除了社會大眾之外,技職院校的師生也都可以考照。

理論上,獲得證照,代表持有證照者,經適當的學習過程,又經一定的認證程序,而具有特定的專業能力,在就業市場上求職或創業,當然也就具有一定的優勢。但另一方面,學生獲得教育部認可的證照之後,相關數據即會彙整到雲林科技大學的資料庫,教育部每年即根據各校獲得證照的多寡,作為獎補助各校的依據之一。這樣的作法原本並無可厚非,但在目前的社會風氣中發酵,遂演變出一些值得探討的現象。

就提升技職教育的品質而言,授予證照的單位,糾集某個專業領域的專家、學者,詳細規劃在該領域從入門階段至專業水準的學習內容與進階途徑,並定出學習成長的標準,甚至熱心提供驗證學習與考照的服務。這樣的規劃,等同於在現今知識爆炸、變化萬千的社會中,發展出一套與技職教育互補,又能貼近社會脈動的教學體系,對有心向學的莘莘學子與芸芸大眾都有很大的幫助。

其次,現在技職體系的學生學識能力明顯下降,有相當一部分的學生甚至無法適應正規的技職教育;能夠全盤掌握冗長繁重的四年課業的學生,為數有限。一張畢業證書,並無法突顯畢業生在某重要技能上的實力,對學生也不甚公平。考某些級別,或某些種類的證照,學生不須長期寒窗苦讀,只要某段時間內認真研習,就能成功考得證照。這樣在較短期內以負擔較輕的方式學習,就能有成功的回饋,獲得具該領域專業能力的肯定,對於鼓勵學生學習,顯然有正面的價值。

此外,證照制度,同時也給予政府分析國民在各專業領域能力分布的管道。如果有完整規劃,並以適當的行政手段加以引導,對於人盡其才,提升台灣的整體競爭力,有莫大助益。

然而,制度的成敗,不僅僅決定於法令、規定所能確立的制度本身,也在於運作這套制度的人(特別是主導者)有無實現制度良善理想的熱忱。

因為技職院校師生取得證照的數量,與教育部每年之獎補助掛勾。這樣的制度,雖然可以獎勵各校重視學生取得證照,也是推動證照制度的重要助力之一,但是,利之所趨,各校也就以種種方法,「鼓勵」師生考照。例如:藉獎懲評鑑的加扣點,催逼教師考證照,因此擁有十幾張證照的老師大有人在;為衝高學生獲得證照的數量,將考得證照設為畢業門檻,學生不得不為考證照而考證照,因而刻意選擇較容易考得的證照為目標,但這些證照對學生生涯發展並不具重要性,然而為了「校譽」,各校樂此不疲,羣起效尤。有些公司或機構在申請教育部認列其證照之後,逐漸將招攬人們考照變成一種供需之間的商業活動。為了生意,其考照方式和成功率,都要考慮市場反應。既是各取所需,師生自然趨之若鶩。久而久之,也就扭曲了證照制度。

但是,證照制度,對於技職教育之提升,乃至於現代社會專業技術之分工與成長,都扮有重要角色,不該被這些異常的現象所抹煞,針對若干方興未艾的異象,以下兩點建議,也許有助於落實證照制度的原始美意:

一、證照制度不能取代技職教育,兩者相輔相成,技職教育為主,證照為輔。技職教育對於學生長遠在職場上發展、終身學習、甚至未來獲得新領域的證照,都有深遠影響,即便目前技職教育困難重重、問題百出,即便各校熱衷證照,渾然忘我,主管機關一定要頭腦清楚,堅持原則。

二、證照之分級、種類要有更為周延的規劃,不能任由商業利益混雜著學校獎補助款的競逐,淹沒了證照制度的公信力。使證照持有者,最終果能成為該領域具有專業能力的人,使證照制度能真正有助於國家產業與科技之發展與蓬勃。

從更根本的社會核心價值來看,與其說證照是個人能力的證明或個人職場競爭力的標誌,不如說證照是社會為個人在某領域有能力盡忠職守所做的保證。這項保證,單單靠證照制度其實並不能落實,必須靠社會通盤的各項制度和領導者之用心經營才能兌現。人人都盡忠職守,由眾人形成的社會才能夠對每個人「講信修睦」,因此才能夠建構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的現代文明社會。遺憾的是,過去二十年台灣的發展,顯與「選賢與能,講信修睦」背道而馳,於是怠忽職守、拒絕負責互助的歪風瀰漫。這樣人心層面的社會隱患,遂以經濟停滯不前的病徵表現出來。坦然檢視目前各校師生熱衷證照的現象,不得不警覺:若干就職時必須宣誓,而且必須領有證照或考試及格的重要職務,已經普遍存在拒絕負責盡職的歪風;不得不深思:如何重建台灣社會之互信、如何在這塊土地上堅持盡忠職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