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

大家談科學-徵稿中!

也談電動汽車值得發展嗎?
作者/曲建仲(任職美商德州儀器公司)
拜讀科月七月號本欄目賴昭正教授大作〈電動汽車值得發展嗎?〉,筆者也想談談這個問題,就教於賴教授及廣大讀者。

賴教授以化學的關點,認為電動汽車在能源的利用上並無多大益處。電動汽車是使用純電池能源來推動汽車,電池的能源那裡來呢?當然必須充電,就像我們平常在替手機或平板電腦充電一樣。那麼,這個電又是從那裡來的呢?答案很簡單,它是由發電廠產生的,不論火力或核能發電,都必須使用內燃機或外燃機,它的能量轉換效率只有大約20%左右,而且都會產生污染,我們再用這種污染郊區產生的電來對電動汽車充電,那不就只是將空氣汙染由市區轉換到郊外而已嗎?以化學的觀點這是對的,是很棒的見解,但是這個觀點忽略了科技產業與工程電力系統的複雜性。

目前我們電力系統的負載(電力消耗)在白天和晚上是不同的,以民國100 年為例,白天的尖峰用電負載大約33000 MW(百萬瓦),但是晚上離峰用電負載大約24000 MW,換句話說,大部分的電力都是在白天大家上班或工廠上工時消耗掉的,而晚上大家都在睡覺,城市一片漆黑,用電量只有白天的70%而已。問題是,目前我們的發電系統,不論是火力或核能發電的輸出電力大約是固定的,因為發電廠沒辦法在晚上將蒸氣機或核子反應爐關閉。在工廠裡,要關閉蒸氣機或反應爐可是一件大事,一旦關閉再開啟,有一段時間輸出的能量無法利用,前後可能要數小時甚至數天的時間才能恢復正常運作,中間的能源與金錢損失是很鉅大的,這就是為什麼日本311 大地震明明地震已經很嚴重,東京電力公司卻沒有立刻關閉核子反應爐檢修,才會被30 分鐘後來的海嘯造成核子災難。【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5期科學月刊】

科學應加入產業思維
作者/范賢娟(任職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技術創新與創業研究中心)
許多人認為是科學研究只是為了知識本身,是為了求知而求知,大家同心為科學所圓的夢,就是為了滿足好奇心。不過,若科學研究的結果僅止於此,那難免會遇到社會人士,尤其是非科學領域人士的質疑,政府投入那麼多的科研經費,就只是為了滿足這些科學家的好奇心?讓他們追尋自己的夢嗎?這對社會有什麼貢獻嗎?

相信大家在閱讀應用科學論文的最後一頁時,都多少會看到作者所勾勒的一些美景,認為自己的研究成果可以改善特性、提升效能、減少污染……等。然而,如果這些技術發明者只發論文,不再去持續推展,在現實產業中就沒有人會採用這項技術,因為業界已有很多競爭技術可以選擇,雖然所採用的不見得是最好的技術,但他們會有多方考量,多數業界的人會保守的沿用現狀,很少人要冒險,更少人會注意到新技術可以帶來的好處。在實驗室中累積幾次成果,足以為科學社群所接受,就可以發表科學論文。但產業上要求的大量生產、有高良率、低成本……等條件,就需要花時間去找最佳化的流程與參數,但這些工作不能寫成論文,又很耗時間,畢竟,產業技術和科學論文是不同的。協調兩者最重要的是一項技術發明人的協助。

技術商品化可以分成兩個方向去思考:一個是把自己的技術移轉給現有廠商,由廠商在技術發明人的協助下,去接手後續的研發。另一個是鼓勵懂技術的人去創業,如果讓共同研發技術的學生去創業,讓老師的技術得以在產業界發揮功能,豈不更美。【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5期科學月刊】

羅聘〈鬼趣圖〉原始
作者/張之傑(中華科技史學會會員)
約十年前,一位來自復旦大學的學者,在中研院科學史委員會演講,姓名已遺忘,內容和中西文化交流有關。講者秀出一幅明末傳教士羅雅谷等譯《人身圖說》的骨骼圖,再秀出清初畫家羅聘的〈鬼趣圖〉,說明後者源自前者。明末傳入中國的西方解剖學對傳統醫學沒什麼影響,沒想到卻影響了擅長畫鬼的羅聘!這真是個科學史和美術史上的重大發現。

演講完畢,我立即舉手發問:「〈鬼趣圖〉摹自《人身圖說》,是您發現的嗎?」講者回答:「是西方學者。」會後趨前就教,希望取得他的論文,講者說會寄給我,但一直沒有收到。

對於羅聘的那幅〈鬼趣圖〉我並不陌生。1995 年編輯《中國巨匠美術週刊》第56 冊《羅聘》時,就注意到它的特殊性。〈鬼趣圖〉(1772)為一冊頁,共8 幅,那幅骷髏圖是第八幅。中國人畫鬼,一向沒有固定形象,所以古人說:畫犬馬難,畫鬼魅最易(見《韓非子‧ 外儲說》)。羅聘在第八幅中,將鬼畫成骷髏,的確極不尋常。

1996 年,筆者為科月撰寫「畫說科學」專欄,曾順便瀏覽畫冊,看看能不能找到第二幅將鬼畫成骷髏的古畫?沒有,連羅聘自己也沒再畫過!那次瀏覽畫冊,附帶發現:南宋宮廷畫家李嵩的〈骷髏幻戲圖〉,是另一幅骷髏畫,但畫中的骷髏是童玩,不是鬼!
羅聘〈鬼趣圖〉(中圖)。據鍾鳴旦研究,骷髏構圖摹自羅雅谷等譯《人身圖說》,但其終極來源應為維塞留斯的《人體構造》(1543)。比較〈鬼趣圖〉與《人體構造》的兩幅骨骼圖,可見其淵源。【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5期科學月刊】

1 則留言:

王朝 提到...

張之傑先生说的很对,“科學應加入產業思維”,我也是这样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