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日

彩繪科學的樣貌

科學長什麼樣子?他是我們身旁的每個人,是窗台旁的一棵黃金葛,是看不見的原子、分子,是浩瀚無垠的宇宙天際,他的風情萬種可能是最讓你我醉心之處。科學家不斷突破邊境,探討更多未知的領域,而記錄下這些「歷史」的不只是文字,更是一幅一幅精美的圖畫。

書本的文字需要插畫來點綴,科學類的書籍亦然。印刷術發明之前,書本的文字與圖片仰賴人工抄寫、繪製。而版畫的興起,開啟幾世紀以來印刷術的演進,科學插畫也由此蓬勃發展。時間的齒輪不斷轉動,技術的進步、知識的積累與畫功的更上層樓,造就科學繪圖一座又一座的里程碑(第424頁)。你或許會好奇,在這里程碑身後是多漫長的旅途,經過多少人的接力長跑。科學史與藝術史的交織,是數段豐富又精采的故事,由〈植物科學插圖發展歷史〉帶領你一窺堂奧(第432頁)。

科學繪圖求「真」,需要畫者仔細觀察與細心描繪,樹木的紋理、鳥的羽色變化才能躍然紙上。這些從前只是過眼雲煙的的細節,在繪圖之後映入腦中,啟動塗鴉的本能,感受大自然的真、善、美(第440頁)。

跳脫藝術層面,科學繪圖也可以很應用性,工程上的機具模型也需要經過設計與繪圖的過程,才能順利生產。科技的進步,手工費時的繪圖也能被電腦所取代,更加精準又快速(第446 頁)。

科學繪圖的「美」來自於自然界的鬼斧神工,我們欣賞可見的美景,卻也驚嘆於那些微小精細的結構。儘管人類擁有各式先進技術,重製自然界的作品,卻仍是困難重重。以我們熟知的維生素B12為例,為能合成可是動用了兩大洲的科學家、經過上百個步驟、歷經12年的時間才大功告成,可謂工程浩大(第470頁)!

探求真相可說是科學家天生的使命,耗費十年以上輪番追求同一件事不是太少見。抬頭仰望星空,眾人津津樂道、科幻電影無不愛的火星,天文學家為了讓一台登陸車順利著陸火星,竟是遠從1960年代即展開探謎之旅,直到近年才有成功案例(第468頁)。

自然的奧妙在於每個環節都有它的美,科學家在朦朧中摸索科學的樣貌,或許迷霧一散也能找到科學中的「蒙娜麗莎」。科學插畫家正代筆描繪科學家眼中的蒙娜麗莎,將達文西的精神傳遞下去。(趙軒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