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日

愛滋病毒真的被治癒了嗎?

首先是一個嬰兒,再來是14 個成年人,宣稱他們的愛滋病毒被完全治好。

作者/江建勳(任教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

專家質疑愛滋病毒被治癒?
在2013年3月一場會議中,漢娜‧ 蓋(Hannah Gay)博士與其同事宣布於3月3日「治癒」(cure)一個兩歲大感染愛滋病毒的小孩後,他們變成了醫學界裡的搖滾巨星。他們從小女嬰只有30小時大時,開始投以三種藥物積極治療。然而在興奮後出現了困惑之情,由於專家質疑此種所謂治癒的真實性,以及在確定感染愛滋病毒前,使用這些高劑量、具潛在毒性的藥物的必要性。紐約大學生物倫理學家亞瑟‧ 凱普蘭(Arthur Caplan)表示:「在孩子身上進行新的試驗時,你得確定每一個細節,因為他們無法自己做選擇。」

嬰兒真的被感染了嗎?
故事開始於兩年多前,在美國密西西比州鄉下的一位母親,在分娩時得知自己的愛滋病毒檢測呈陽性。嬰兒出生後,醫生原先要給予標準劑量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來抑制愛滋病病毒,但是他們沒有專門給嬰兒使用的液體藥物。根據美聯社報導,嬰兒後來被送至密西西比大學醫學中心,而蓋博士正是此中心的兒童愛滋病專家。

由於母親在懷孕時不知自己已感染愛滋病毒,並未及時服用減少病毒傳染的藥物,使得女嬰感染病毒的危險性很高。美國德州貝勒醫學院一位兒童愛滋病毒及愛滋病專家——馬克‧克林(Mark Kline)醫生表示,這些藥物已證實可降低愛滋病毒傳播至1%,如果沒有進行這些產前預防措施,嬰兒就有20~25% 的機會受到母親垂直感染。換句話說,並未接受產前藥物治療的愛滋病毒陽性母親所生產的嬰兒,平均而言有75% 至80% 的機會出生時沒有攜帶愛滋病毒。克林認為:「這是相當驚人的統計,你難道不會認為,如果母親具有愛滋病毒,新生兒不就幾乎確定感染愛滋病毒?」事實上,即使處於我們對愛滋病毒無能為力的時代,其實也只有少數嬰兒真正受到感染。

依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的調查,從1990年代起,在美國出生時攜帶愛滋病毒的兒童數目顯著減少,由每年接近1700個減少至每年少於150個。然而依據聯合國的調查,2011年時全世界有33萬個愛滋病毒檢測呈陽性反應的嬰兒出生。

蓋博士在開始治療這個嬰兒前就進行愛滋病毒學檢驗,這將證實嬰兒是否真正被感染,但是她並未等待檢驗結果出現就先投藥。

 治療方法為何?
在出生的頭六週,醫生通常給予愛滋病母親的嬰兒一種抗反轉錄病毒物——Nevirapine。六週以後,他們才能證實愛滋病毒抗體或DNA 及RNA 的確屬於嬰兒,而非只是生產時被動地由母親傳染。由於此時,嬰兒體內母親的抗體及病毒會消失,檢驗出假陽性的機率下降(克林認為,比較可能是假陽性)。

但是蓋博士認為這個嬰兒的危險太大,不宜給予標準治療,她在2月4日的記者會上解釋:當我們考量對病人開始進行任何醫療行為時,我們總是優先考慮危險– 利益比。當面對可能感染愛滋病毒的嚴重危險,由預防投藥可能獲得的益處, 也就相對值得了。即使你不想使用可能會引起毒性作用的藥物,然而當可能獲得的利益超過了危險,你仍會去試。

根據18個月後成為蓋博士研究夥伴的戴博拉‧ 波紹德(Deborah Persaud)醫生(現任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兒童中心研究員)表示,嬰兒出生30小時後,蓋博士不用標準劑量的nevirapine,轉而使用三種抗反轉錄病毒藥物,AZT、3TC 及兩倍劑量的nevirapine。每天給予nevirapine 兩次,這種較高劑量是用來治療愛滋病毒感染而非預防。

蓋博士強調嬰兒的治療方法絕非實驗性,因為藥物在從前就被使用過而且經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核可。但是波紹德卻表示,她並不知道有任何其他病例,是在這麼小的嬰兒身上,使用此種組合的強力藥物進行治療。在蓋博士開始施予治療劑量時,嬰兒的愛滋病毒診斷結果仍未確定(病毒學檢驗在治療前就已經進行),直到治療幾天後蓋博士才證實嬰兒的愛滋病毒陽性,才知道嬰兒具有如此高的病毒負載(外界研究人員後來證實),「幾乎不可能」不感染愛滋病毒。

這些藥物的危險性為何?
克林說:「短期服用這些藥物會有引起肝臟發炎、過敏反應及抑制骨髓的危險,這些情況能使病人容易罹患其他感染。藥物也具有長期毒性,但嬰兒長期服用這些藥物會產生哪些副作用,目前沒有足夠數據顯示,這也是為何醫生擔心開立這種藥方是非必要的。」克林進一步陳述,「如果我們發現這些藥物在20年後會增加罹患癌症的危險時怎麼辦?這是我們只對已證實感染的嬰兒實施此種療法的理由之一,然後你只能安慰自己,即使有長期的後遺症發生,情況應不會比受愛滋病毒感染更糟。」

美國國家過敏及傳染病研究院院長,免疫學家安東尼‧ 弗西(Anthony Fauci)說:「蓋博士與其同事是在假設該嬰兒被感染之下進行治療,而幸運的是他們做出正確的處理,如果嬰兒未被感染你就不應該不適當地加以治療,你不能置他們於險地。」弗西也是一位在愛滋病毒及愛滋病研究上的先驅人物。

母親有無提出同意書?
蓋博士表示,嬰兒母親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她,「請進行任何必要的措施,讓我的孩子能維持健康。」由於嬰兒並沒有參與任何研究計畫,無需要求母親簽署治療同意書和同意使用非標準藥物。的確,在2013年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訂定之〈愛滋病治療指導方針〉指出,在「特殊狀況」下可使用標準治療以外的藥物,但是必須讓母親充分了解此種方法的潛在危險及益處。蓋博士說明,這當然不是我希望給予母親的最完整治療前教育,但是考慮到她才剛得知自己感染愛滋病毒,在我們有限的時間內,她不可能了解愛滋病毒的所有病理過程。

然而,母親並未伴隨嬰兒到密西西比大學醫學中心,而是留在生產嬰兒的醫院裡,使得事情複雜化。卡普蘭表示:「治療人員不確定這個嬰兒是否被愛滋病毒感染,在此情況下,母親身處的位置不影響她允許非標準使用藥物治療之事。雖然一般而言,你不會希望在開放或含糊的同意下,執行任何事及每一件你想做的事。」卡普蘭與克林仍然相信蓋博士抱持關懷病人福祉的心,並有權利改變標準治療方法。【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1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