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日

課程綱要是社會議題

作者/單維彰(任教中央大學數學系)

去年10月,教育部委託國家教育研究院為104年的十二年國教政策執行了「課綱微調」計畫,責令生物、化學、物理、地球科學和數學科,以99課綱為基礎,就「課程內容過量、過於艱深、課程安排的邏輯順序、橫向整合、縱向連貫、與大考中心考試內容的搭配等等困難與問題」進行微幅調整;筆者擔任數學科的召集人。此工作仍在進行中,各科都在今年一月底前完成了微調草案的初稿,並於三月初在南、中、北區聯袂舉辦公聽會。

公聽會中意見紛呈(本文僅就數學科而言),有人要求再削減內容,有人認為內容不足(例如社會組的數學應該再增加微積分內容);有人指出課綱規劃的分冊架構過分注重數學的完整結構,有人卻嫌螺旋式的課程設計讓結構支離破碎。作為公聽會的主持人,本不該發表長篇大論,僅虛心領教即可。但因發言潮暫停而出現冷場(南區的席中僅18名數學教師),我只好發表感言。因為溝通的效果不錯,所以也順便記在這裡。

我想先闡述最上層的觀念:我們都是數學界人士,難免都會以數學的眼光來看待課綱。但是,數學課綱的討論與決策,不是一個數學命題,而是一個社會議題。在數學上,一個有待研究的敘述叫做命題(proposition),我們有一套專業的數學方法處理命題;完成之後,它就會變成定理(theorem)。在給定的公設和定義之下,命題有客觀上絕對的對與錯。但是社會上的議題,例如現在正在發生的:核四廠的續建或廢棄,就是一個很大的議題。議題(issue)的意思就是:同一個敘述,在我看來是對的,在你看來是錯的;在我看來是有害的,在你看來說不定是有利的。在今天的社會和政治制度下,決定議題的方法是協商,並沒有客觀的標準答案。

課程綱要屬於教育,而教育屬於社會,所以數學課綱的研究並非數學命題,而是社會議題。社會上任何議題的決定,一定傷害到某些人,讓某些人獲利。最後怎麼辦?在民主與法治的社會裡,我們至少要保持「程序正義」。負責全國數學課綱的工作小組,要比對收集很多資料,要以專業的眼光顧及全國的普遍需求,還要符合程序正義。制訂課綱的程序中,在制訂之前有焦點座談和公聽會,之後有非常多的教師研習。令人稍感遺憾的是,有些教師同仁事前疏於參與程序,在執行之後常因為不明白課綱設計的理念,僅為了新課綱與自己的習慣不符而心生嫌惡。舉例而言,現場做個舉手調查發現,在場的18名高中教師裡,僅有1名教師曾經參加過99課綱相關之座談或研習活動。99課綱從最初舉辦公聽會到後來實施之後的宣導研習,匆匆歷經六個年頭。現在卻還出現18名教師僅1名參與過的懸殊比例,教師同仁的參與程度是否還有待加強?【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21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