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日

國寶級的蝴蝶—寬尾鳳蝶

作者/朱耀沂(台灣大學昆蟲系名譽教授)

若是全民公投「代表台灣的蝴蝶」,寬尾鳳蝶(Agehana maraho)被選上的機會很大,因為牠體型大,翅開展達144公釐,後翅尾狀突起具有兩條翅脈,與其他鳳蝶明顯不同,是台灣的特有種,的確有台灣北部原住民所謂的maraho(酋長)的風範。牠首次被發現於1932年,當時台灣的既知蝴蝶種類已達326種,專家們根據過去的採集調查結果研判,除了小灰蝶、挵蝶等小型或速飛的蝶種外,如鳳蝶等大型蝶幾乎不會出現新種,沒想到竟然採到鳳蝶中的大型種,消息一出,轟動整個昆蟲界,其間經過可參考拙著《台灣昆蟲學史話》(第308~312頁)。因為上述理由,寬尾鳳蝶成為介紹台灣產昆蟲書籍中的常客。在1945年以前的日治時代,寬尾鳳蝶的採集隻數不過是十餘隻,物以稀為貴,而有「八百元蝶」的別稱(相當於現在的幾十萬元)。至1967年,得知牠的寄主植物為台灣檫樹(Sasafrass randlaiense),此後逐漸知道成蟲的出現期多在4~5月及7~8月,並可能以蛹越冬,目前牠已被列入保育類名單,不能濫採。


既然知道蛹是主要的越冬期,經過一些基礎試驗,我們應可做到更落實的保育工作。就以蛹越冬的多數鱗翅目昆蟲來說,越冬之前的蛹必定會受到秋天夜晚趨長的日週期變化的影響,此時的影響因子是黑暗期的長短,而非白天光照的強弱。此外,感受光週期是在化蛹之前的特定幼蟲齡期,因此可在室內先調查寬尾鳳蝶幼蟲在第幾齡期能感受到光週期的變化,而決定是否形成越冬蛹,並調查黑暗(夜間)時間(即臨界日照)多長,才能形成越冬蛹。當感光期的幼蟲處在短於臨界日照下,如4~5月間出現的成蟲後代幼蟲,由於夜晚不到臨界日照,後來變成非越冬蛹,經過較短的蛹期,成蟲便羽化出來。知道這些基本資料後,可調查已到臨日照時台灣樹上的寬尾鳳蝶各齡期的幼蟲數,即可掌握該年冬天的越冬蛹數,進而預測翌春的幼蟲發生量。

利用上述調查,我們可做一些保育工作,如將未達感受齡期的幼蟲採回室內飼養一段時期,等牠到了感受齡期時,把牠放進光週期等的環境下,讓牠形成越冬蛹。因為讓牠們一直在自然條件下生長時,牠們最後會因為積算溫度之不足(即正常發育所需累積的熱量),而未達化蛹期,遇到冬天低溫時將會凍死;即或幸運發育到化蛹期,也會形成外表看似正常,其實欠乏抗寒性的非越冬蛹,其前途一點也不樂觀。雖然這些非越冬蛹遇到冬季小春天時,即可羽化,幸運地找到交尾對象而產卵,但這些卵孵化後很可能會遇見另一波寒流,導致幼蟲全軍覆沒。如此看來,對於臨界日照與感受齡期關係的探討,是穩定寬尾鳳蝶族群數量很重要的研究項目之一。【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04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