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日

正視大學教育的國中化與技職化

作者/王文竹(任教淡江大學化學系)

「台師大舉辦『新世代的大學定位與價值』學術研討會中,世新大學校長賴鼎銘批評,政府介入學術無所不在,大學校長最痛苦的就是,教育部一再要求提出績效,但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一年時間怎麼提出績效。更有學者不滿,現在大學評鑑開始要求老師的核心能力指標,扼殺教學自由,等於是『大學老師國中小化』。」這是前幾天的一則新聞報導,也是很多大學教授憂心的事實,我們不能不正視這個問題。

在我國傳統中的「大學」一詞,指聚集在特定地點整理、研究和傳播高深領域知識的機構。1088年在義大利波隆那(Bologna)建立的波隆那大學,被認為是歐洲第一所大學。在西方的傳統中,大學(University)是由宇宙(universe)這個詞衍生而來的,在拉丁文中為universitas ,也是指一群由教師和學生所構成的團體,所以大學是一個進行高等教育及研究的機構,這個定義最重要的旨意,就是學術自由。大學教育就是要培養有批判力、反思力的人,大學就是一個創造知識與思想的團體。
大學評鑑的型式與實質

大學評鑑的目的是要提升大學的品質,在追求教學、研究等學術卓越的過程中,評鑑工作自不能免。評鑑工作要達到完全公正、公平,是必需的要求,但這是表面上的,評鑑的實質內容是什麼,才是最重要的議題。現在大學評鑑要求老師訂出課程核心能力指標,卻是一些空洞名詞的堆砌;此外,把就業能力當作重要指標,大學反而成了職業訓練所。若所定的指標不當,流於型式,久而久之,各大學為符合指標,就失去了大學所以被稱為大學的核心價值了。例如:大學教育是培育大學畢業生具備面對環境時的適應能力,並非未來就職於某單位的技藝,反而應是面對未來快速變遷社會及產業的基本能力。在大學教育中,人格特質的養成是很重要的,具有世界觀,學習與人相處,學習共同合作工作及培養誠信為人的態度,才是大學課程教育以外最重要的培育工作。

中研院院士周昌弘教授在〈談大學評鑑〉一文中寫道:「舉例言之,本校(中國醫藥大學)在5月中旬完成三梯次的評鑑工作,弄得學校人仰馬翻,師生同仁團結一致不辭辛勞、徹夜不眠,此精神難能可貴。」又道「有些學校主管要求系所全力以赴,詳細寫報告,並一次再一次的自評及預評,學校也盡量滿足系所提出的要求。」本校(淡江大學)預計於2015 年完成下梯次的評鑑工作,但在今年已要求全校開始自評及預評,那不止是人仰馬翻,而要翻兩、三翻吧,評鑑為害之烈可見一斑。

大學評鑑若只注重表面上的、型式上的要求,是沒有意義的,那就像個作文比賽而已。例如化學系的四大基本課程:有機化學、分析化學、無機化學、物理化學,所要建立的核心能力當然是具備化學知識、具備基本科學知識、培養洞察尖端科技之能力、增進閱讀能力及搜尋資料能力等,何需再列出。但評鑑的實質內容是什麼?我舉一個實際的例子, 5 年前美國南加州大學的評鑑,要看的是用什麼課本、課程教學計畫表、各次作業及考試題目、所有學生的考卷及其評分、期末的成績評分表等,這樣才能知道什麼程度可以及格,該系的畢業學生需具有什麼程度,才能獲得美國化學會認證(certified)的學位。如果評鑑只看開課的名稱,列了核心能力,這是務虛的形式罷了。【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504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