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重啟生命的新法

每天早上搭公車來上班的途中,常常看到一些老人,雙手顫抖、步履蹣跚、彎腰駝背,當我急急忙忙站起來讓位時,他們嘴中咕噥的謝了一聲,很吃力地坐到椅子上;偶爾我會從旁偷偷觀察,這些老人家總是兩眼直視,表情呆滯,看似在生氣,我不禁猜測這些異常舉動是否是因為中風而導致的後遺症,但對照我家隔壁那位曾經中風的老爺爺,好像又有點不同。他雖然行動不變,卻沒有顫抖的症狀,他雖然時而愁眉苦臉的,但看到我仍會對我笑。直到最近看了電影《愛情藥不藥》,內容描述一位患有巴金森病女孩追求愛情的故事,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老人家可能罹患了巴金森病。

巴金森病是個難纏的疾病,好發於老年人,全台預估有3萬人罹患此病,目前沒有治癒方法,發病初期能藉由藥物控制病情,但隨著病情進展,藥物逐漸失去療效且引起行動不良的副作用,我們不禁要問──那病患的下一步該怎麼走呢?

本次的封面故事將帶領讀者從腦神經外科發展史切入,使讀者了解在這六、七十年間,腦神經醫學如何有突飛猛進的發展,腦神經外科醫師如何從救命角色轉變成維護功能的使者(第668頁)。接著介紹巴金森病的新療法──深部腦電刺激術,它雖然被稱為新療法,但已發展了20餘年,因此手術的安全性與效果都被證實,是目前腦部侵入手術治療最佳選擇(第674頁)。但在進行手術時,醫師無法由肉眼或是腦部影像來區分何者是目標區,此時就要借助神經細胞電位來判別,以提升手術成功率(第680頁)。最後,隨著醫學進步,我們對腦部構造也更加認識,深部腦電刺激術不再只能侷限於巴金森病的治療,它也可以用於憂鬱症、強迫症患者身上,使以往藥石罔效的疾病見得一線曙光(第686頁)。

或許看了這麼多腦結構、神經傳導機制,讀者們可能需要喘一口氣,就讓我們漫步到中研院數學所,聽聽劉太平所長談談他的學思歷程吧!劉所長認為科學研究、特別是基礎研究是一件辛苦且困難的工作,研究者必須欣賞它的難,以難為美,才能做好研究。劉所長也談到數學教育應該要循序漸進、因材施教,根據學生學習的速度,調整教學方式,或許這也給近日吵的沸沸揚揚「十二年國教」一個出口(第662頁)。

科學教育、醫學發展的最終目的都是希望能有更好的未來,幫助更多需要的人。或許現在我們的能力有限,但如果有一顆敏銳的心,能夠洞察周遭人的需要,適時伸出援手,你我也能夠成為他們心靈上的安慰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