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6日

源於普渡的師徒情誼—根岸英一教授與我

羅芬臺先生赴美留學時曾受今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根岸英一先生的指導,在此分享他與根岸教授交流的親身經歷,期許啟發後進。

作者/羅芬臺(任職中央研究院化學研究所)

我在美國普渡大學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根岸英一先生今年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他的獲獎著實讓我人生中的願望之一得以實現。大家一定很好奇,我的指導教授是因為何種成就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他平時與人相處和研究的態度又是如何?就讓我從頭說起吧!

普渡歲月

我在1980 年由當時在清華大學化學系任教的劉高家秀教授推薦,申請到美國普渡大學的獎學金,當時根岸英一教授名氣還不是很大,倒是他以前在普渡的博士後指導教授布朗(Herbert C. Brown ,英國倫敦出身的猶太人,於1979 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名氣正如日中天。可以在諾貝爾家族的光環中學習,加上根岸教授已經訂好我很感興趣且屬於有機合成的研究主題,不用我再花時間找題目。而且我比其他美國學生多花了五年(當預官、助教和念碩士),年紀已經不小,雖然我聽說會辛苦一點,但學的會比較多一點,並且可以預期在四年內畢業,所以我認為跟隨根岸教授做研究準沒錯。

第一次在根岸教授的辦公室碰面,他就送給我一本自己剛出版的書,書的名字是《有機合成中的有機金屬, 第一冊》(Organometallics in Organic Synthesis, Volume One),還在第一頁的空白處寫了一些勉勵的話,並且簽上他的大名(圖一)。
圖一:筆者第一次與根岸英一教授會晤時,受贈的書籍首頁與側邊。根岸教授在自己著作的首頁上簽名題字,勉勵作者在普渡學業有成(In anticipation of your success at Purdue. With best wishes.)。

這本書寫得相當仔細,收集了相當多的文獻,而且淺顯易懂,對於當時剛踏進這個領域的我而言,非常有幫助。當時要出版化學書籍,稿件的文字都是靠打字機,化學結構式都要用模版來畫,可說是既費時又費力的苦差事,我在序言中得知,這本書的打字都由師母一人包辦,真了不起。

我特別注意到這本書是第一冊,因為裡面只寫到週期表裡幾個主族元素在有機合成上的反應,對於當時他正在研究的過渡金屬在有機合成上的反應還未提到,雖然類似主題的書在它之後陸續都有出版,不過我認為根岸教授的書寫得最好,所以至今一直期待該書的第二冊能夠早日出現。

根岸教授無論在教學上或對研究生和博士後的指導上都非常認真,我每週都會在實驗室或他的辦公室和他討論研究的事情,偶爾他會對光譜和實驗簿的紀錄詳細詢問。至今,我實驗室裡實驗簿的書寫、整理光譜和文獻的方式,都是從他那兒學來的。

有時實驗告一段落後,就會看到他從辦公室的抽屜裡,拿出一些他之前記下來的新構想,要我們去做實驗試試看。我們的小組討論大多是在每週三晚上舉行,每人輪流上台報告研究進展和相關的新論文,這也是他教給我們一些新概念和實驗技巧的時候。【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92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