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6日

昆蟲保育工作重點

作者/朱耀沂(台灣大學昆蟲系名譽教授)

動物的保育大致包括以下兩大措置:一、禁止狩獵、採集;二、進行棲所之保護及維持;但就昆蟲的保育而言,第一點大可不必,第二點則至為重要。

先談第一點。昆蟲體型小、繁殖力強、發育快速,大多數種類可產上百至上千粒卵,甚至也有如蝙蝠蛾可產下上萬粒卵的,而糞金龜這種一隻雌蟲只約產20 粒卵,則是例外中的例外。產卵數大,表示昆蟲遭遇天災或人為捕獲,雖然當下隻數減少,但具有立刻恢復存活數的潛力。更值得注意的是,極大多數雌蟲找到適當的產卵場所產卵後便離開,讓孵化的若蟲或幼蟲自立,沒有親代照顧後代的習性,因此即使雌蟲被捕殺,後代依然能順利地發育。

以菜園常見的紋白蝶(Pieris rapae)為例,雌蝶羽化後不久即交尾,此後邊吸蜜邊將卵產在可當幼蟲食物的十字花科植物葉片上,產完一粒卵就飛離,再找另一葉片產卵。從卵孵化的幼蟲取食葉片長大,在幼蟲身邊未曾看過母蝶的身影;換言之,母蝶的死活完全不影響孵化幼蟲的存活。但鳥類、哺乳類動物的雌性則不然,必須要餵養後代一段時日,且常是雌雄合作,因此當親代其中一隻遭到不幸,往往殃及整個後代;也就是說,捕獵對牠們的生存造成很大的壓力,因此禁止狩獵保育類鳥獸是絕對必要的。

持平而論,人類的採集行為對昆蟲造成的衝擊甚為有限,我們再怎麼對昆蟲進行捕殺、採集,牠們都永遠殺不完。已知在原野、山坡地,以不破壞棲地為原則的採集行為所採集到的昆蟲數目,頂多是整個族群的幾分之一,不致影響整個族群的命運。但法令上明文規定禁捕的昆蟲仍是不應採集的,因為守法是文明人該有的基本態度。

而第二點——棲所、環境的保全,才是昆蟲保育的重點。過去台北近郊的河邊、稻田,到處可以看到螢火蟲,但現在要到遠離台北的保護區才看得到。究其原因,並非人為採捕所致,而是撒布農藥的結果。舉凡稻田土地利用方式改變、河川汙染、水泥堤防出現等,皆會改變螢火蟲的生活環境,使牠們無法存活。

再舉一個例子,小灰蝶身體雖小,但有些種類長得很美且數量不多,成為部分愛蝶人士的最愛,常以高價交易。由於牠們常在樹冠部飛翔並產卵,一些不肖人士為了採得較多的卵,將其飼養為成蟲收藏或出售,會砍掉整棵樹以找尋樹冠上的卵。該種小灰蝶因而失去產卵的場所,雖然仍有成蟲活著,但已無適當的產卵場所,種族的生命就到此為止。蒼蠅、蚊子等衛生害蟲雖不是值得保育的昆蟲,但有關單位一直強調處理垃圾、積水等地方,無非是要消滅牠們的發生源。從此即知,不管對象是不是害蟲,野外生活環境的改變對昆蟲的影響是巨大的。【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92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