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

台灣生態保育觀念尚未跟上時代

作者/程一駿(任教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

最近新聞上傳出國內具有教育農場身分的主人,進行所謂「國內首例」的公獅與母虎雜交後產下「彪」的事情,事後得知該位負責人,還具有農委會保育小組的諮詢委員身分。在事情曝光後,他不但不覺得有任何不妥之處,還怪屏科大的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沒有照顧好這些幼獸,該縣的縣長甚至希望能將這些「雜交種」保留在縣內。看完這些新聞,不但讓人傻眼,而且覺得其中必有問題。果然在隨後一兩天的社論中,就有人披露出絕大部分的「彪」在出生後不到幾天內,就相繼死亡了!至此,整個事件大致有了合理的答案——這就是一個保育生物學上標準的「雜交抑制」(outbreeding depression)的案例。

雜交通常出現在植物及為數不多的小動物族群間,主要的理由是當同類見面的機會減少時,與異種交配的機會就增加了。這種現象在飼養環境中特別容易發生,在具有展示功能的機構,這個問題就更加地嚴重。原因無他,因經費有限,但為了讓展示的物種越多越好,所以每一物種的飼養數量都很少。在這種情形下,當動物成熟發情時,傳宗接代就成了大問題,如果飼養的同類動物具有近親的關係,像是姐弟或是兄妹等,交配後就會產下問題多多的近親弱種,像是中國古代許多的皇族及俄皇的家族等。這些後代的標準問題是,在生理或智能上有缺陷、夭折、不孕等。所以動物園之間常常會出現互贈或動物間結婚等的活動,以解決這個問題。其目的主要在於利用不同家族間的個體交配,達到維持飼養物種高基因歧異度的目的,這樣才能產下健康快樂的寶寶。

在另一個極端例子中,當飼主將所有動物混養在一起,或是有意將不同種但分類上相近的動物關在一起時,不同種動物在發情後就會產生雜交的情形。在這種情形下,產生的下一代就會出現「雜交抑制」的現象。根據保育生物學上的解釋,因兩種物種的基因結構及酵素系統差距過大,會產生兩系統互不相容的現象。結果會出現和近親交配類似的症狀,也就是有衰弱、夭折、不孕及無法適應環境等問題;只有極少數的例子,當兩個物種在演化上非常接近,其基因相似度非常高時,產生的下一代才會存活下來,驢和馬雜交產生騾便是一例,即便是這樣,騾依然無法產生後代。

達爾文的演化論,認為物種演化是一件好事,因為只有基因歧異度高的物種,才能適應多變的環境。在這種情形下,不論是近親交配或是雜交,都屬於會被淘汰的物種,除非有意地保存,不然很快就會從這個地球上消失掉。所以雜交應被視為違反天擇,是浪費自然資源的一種不正常行為,任何人刻意去製造雜交的品種,都應被嚴厲地譴責,甚至是立法禁止,因為這會形成社會上錯誤的印象,以及造成難以解決的問題。

回到這個社會問題,主事者既然身為農委會保育小組的諮詢委員,又具有教育者的身分,對於野生動物的保育理論及原則,必然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也應知道不正確的保育行為,會給社會帶來怎樣的負面效果。然而,他卻有意地將獅子和老虎關在一起,在別無選擇的情形下,這兩種不同的動物勢必會交配,並在可能的情形下產下後代。然後再藉由媒體的報導,來宣揚他的「首創之舉」,果然引起了大眾及政治人物的眼光。但在保育團體及專家的撻伐後,又以一副很無辜的口氣為自己辯白。

這種做法事實上很容易了解,因為該位保育諮詢委員自己開了一家展示性質的飼養園,若是園中養有珍禽異獸,對招攬遊客上門絕對是利多的活招牌。只是這種沒有保育倫理觀念,也沒有動物權概念,只會追逐眼前利潤的人,是根本沒有資格坐上保育諮詢委員的大位!試想想看,若是有人將人和猿猴關在一個籠子裡,讓他們交配再產下非人非猿的「雜種」,你會覺得是一件「人類的創舉」?是一件值得我們驕傲的「成績」?【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90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