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6日

數不盡的昆蟲資源—不要小看腐食性昆蟲

作者/朱耀沂(台灣大學昆蟲系名譽教授)

昆蟲的食性大致分為植食性、肉食性、腐食性三大類,極大多數的農林害蟲屬於植食性,蠶寶寶、蜜蜂也屬於植食性。螳螂、瓢蟲、寄生蜂等農林害蟲的天敵,以及螢火蟲等都是肉食性;蚊子、蝨子、跳蚤等從我們身上吸血且媒介一些疾病的昆蟲,也是肉食性。至於腐食性昆蟲較少引起我們的關心,其實牠們在自然生態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是極具利用價值的資源昆蟲。

走到野外可以看到好多昆蟲及鳥類,但甚少看到牠們的排泄物和屍體,因為這些東西都由腐食性昆蟲中的糞食性、屍食性昆蟲所利用分解掉了。若有機會進入熱帶雨林,可以發現林床意外地乾淨。原因在於熱帶雨林是一些白蟻最佳的活動覓食處,牠們在夜間出動,把落葉咬成一小片後帶回蟻巢,讓它們發酵以用來栽培菌類當食物。據一次調查,單是一種養菌性白蟻,即可搬走全部落葉量的三分之一。白蟻素以蛀食衰弱木、枯木而有名,我們蓋房屋、做家具用的木材也屬於已被砍伐的死木,所以木製家具受到白蟻的蛀食,是理所當然的。由於腐食性昆蟲多生活在微生物滋生的地方,牠們都具備了抗病的機制,從牠們身上已發現多種抗菌性蛋白質,關於此問題已在本刊2009年6月號介紹過,在此不再重述。

至於屍食性昆蟲,除黑蠅、麗蠅等利用於法醫昆蟲學上,埋葬蟲以「自然界的清道夫」之形象而存在,牠的英文名carrion beetle、burying bettle直接了當地點出牠和清理屍肉有密切的關係。埋葬蟲一發現老鼠、小鳥等小動物屍體時,雌蟲與雄蟲會協力把屍體埋在土中,去除其上的體毛後,弄成一個大肉丸並在此產卵與養育後代。值得一提的是,雄蟲或雌蟲在同性之間常為了搶奪屍體肉丸而打鬥,打輸的雌蟲只好在肉丸附近偷偷產卵,讓打贏的雌蟲來照顧,這種托卵行為已成為昆蟲行為進化學專家熱中的研究題材之一。

糞食性昆蟲對人類也有不少利用價值。畜產業遇到的困難之一是家畜排泄物的處理問題。雖依品種、體重、飼料種類等有不少差異,但一隻體重600公斤的乳牛一天大約排泄30公斤的糞便和20公斤的尿液,如此一年的排泄量竟高達18公噸;而一隻60~70公斤的肉豬一天排泄量約達2公斤,從此即知如何迅速且低成本地處理糞便,成為畜產業成敗的關鍵。

以養牛王國之稱的澳洲為例,澳洲原產的糞金龜只有處理粒狀糞的習性,當澳洲人引進牛隻大興放牧業後,由於欠乏塊狀牛糞的處理者,使得放牧地的牛糞變成蠅類的滋生地,影響附近住民的生活安寧。此外,牛糞壓住其下的牧草,讓它不能發育,再經過雨水溶解後對周圍的牧草引起嚴重的肥害。於是澳洲昆蟲專家在1960 年代遠赴牛類動物原產地引進對牛糞處理效率較高的糞食性昆蟲——瞪羚大黑金龜(Onthophagus gazella),才讓澳洲養牛業重振發展。【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90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