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3日

不自私的細菌

作者/程樹德(任教陽明大學微免所)

利他行為是指生物為了群體而做出對本身沒有好處或是有壞處的事,最新的研究發現,連大腸桿菌都有為了大我付出小我的行為。

把「自私」這個念頭崇高之、華麗之,在西方文化中始於何時,是才疏學淺的我所不知的,但有一個眾人較熟悉的例子,見於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的《國富論》,他如是地描繪其妙處:
唯有為了利潤的緣故,人才會將其擁有的資本用來支持一個產業,而且他們總是會努力促使所支持的產業能夠生產出最大的價值。……然而事實上,個人並不是自願要增進公共利益,而且個人本身也不知道自己增進了多少公共利益。
如同許多其他的例子,基於利己之心,個人被一雙看不見的手所引導,最後增進了全社會的福利,而這並非其本來的希望。

記得大學時代,初讀施建生所著《經濟學原理》,遇到這個「看不見的手」論點,曾被它「反直覺」的智慧所震懾,頗為信服;待年事漸長,才能透視其用心,「看不見的手」不過是資本主義建立意識形態時的大忽悠說辭。

自私創造最大利益?

只要看看狄更斯(Charles J. H. Dickens)所描繪工業革命初期的工人社會,或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的《一八四四年英國工人階級的狀況》,就可知道全社會福利的實情,更別提產業壟斷者高價盤剝的惡形惡狀,但可能大部分只念過大一經濟學而沒有進一步研究的人,均無此體驗吧!

部分資深經濟學家能指出這個簡單的「加法」推論的謬誤,每個人追求自己最大利益,加總起來,難道就是全社會最大利益嗎?高希均在《經濟學的世界》裡就指出了:
但這只「看不見的手」並不是一直如史密斯形容地那樣奇妙。1930年代的經濟大恐慌使政治部門——這只看得見的手,不得不干預,一方面帶來了西方世界資本主義本質的改變,另一方面帶來了以後凱恩斯理論五十年的風靡。

高希均進一步指出,私有制經濟必然存在以下四大弊端:一、貧富懸殊,二、過多的私人消費,國家共有資源及經費不足,三、社會成本(破壞環境及公害等)支付過大,四、經濟發生週期性危機。

雖然誠實有識的經濟學家很容易指出史密斯這項重大錯誤,但「自私」之利仍然像信條般被教導,而在演化生物學內,對「自私」發動攻擊,則要到1960年代。

自私與不自私

英國演化生物學理論家漢彌爾頓(William D. Hamilton)不用個別生物體的眼光看待利益,而用生物體內部基因的眼光來看。個體自身的生存很短暫,但基因的生存要長上千萬倍,故以基因為基礎,要算計它們自身的長存及擴充應該是更客觀的。由於個別生物體的初始受精卵內,有幾千至幾萬個基因,它們就像一群小精靈,共同操控它們所乘的這條船,讓船變大、讓船航行不致擱淺或撞碎,最後用船造船,依靠一代一代傳承的船,保障個別小精靈之長久綿延。

有血親關係的個體間,可共有很多的基因,例如同父母的親兄弟姐妺間共有的可能性由零到一,也就是由完全不同到完全相同,而平均起來,可說有一半相同的機會。故同一條船上的小精靈,命令它們操縱的船,來援助遭困難的兄弟船,也正是幫助自己的分身精靈長存。個體幫助親人,雖然犧牲自己利益,但其效果反倒是增大了個體中小精靈的利益。

我們可以說,小精靈為自己的生存繁衍打算而自私,但在操作的過程中,必須讓它們所操縱的個體之間互相幫助。當時還是研究生的漢彌爾頓完成了這個「基因觀點」的論說,也創造了一個新的典範,即基因可自私,但個體不自私。【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90期科學月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