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華生來台訪問特別報導-我們眼中的科學大師

作者/甘愷雯(就讀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

今年4 月,解開DNA 雙股螺旋結構的諾貝爾獎得主詹姆士.華生(James D. Watson)來台訪問,帶來四場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講。雖然過去華生所發表的言詞曾引發各界爭議,卻仍不減學術界及社會大眾對他的熱情。

華生為美國分子生物學家,其最知名的成就為和法蘭西斯.克立克(Francis Crick)於1953年共同發現DNA的雙股螺旋結構,並於1962 年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出生於1928 年的華生,原本喜歡的是鳥類學,後來在1946年看了薛丁格(Erwin Schrödinger)的《生命是什麼?》(What is life?)之後,開始對遺傳學產生興趣,轉而致力於遺傳學的研究。1947 年,華生到印第安那大學開始以基因作為博士論文研究題目,當時還受了盧瑞亞(Salvador Luria)及戴爾布魯克(Max Delbrück)影響而進行噬菌體核酸的研究。在盧瑞亞指導下完成博士論文後,華生轉向丹麥哥本哈根的實驗室作博士後研究,試著以生化方法合成DNA,但華生更想完全解開DNA的結構,他認為單單研究DNA的生化合成並無法瞭解基因的本質。

在哥本哈根實驗室的這段期間,他聽聞X光繞射法可決定分子的三維結構,並得知威爾金斯(Maurice Wilkins)正設法使用此技術解開DNA的結構;此外,他也得知鮑林(Linus Pauling)以X光繞射法解出了蛋白質的α結構。因此之後華生便藉著指導教授盧瑞亞的協助,前往劍橋大學的卡文迪西實驗室開始進行DNA結構的研究,也在那裡遇到了克立克。

1953 年,華生與克立克參考了威爾金斯與佛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對DNA做的X光繞射圖,解出了DNA的雙股螺旋結構,發表於Nature 期刊,並於1953 年6月在冷泉港實驗室的病毒研討會上發表,之後於1962 年與克立克、威爾金斯共同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華生除了DNA 的研究之外,在教育方面亦不遺餘力。他在1956 年時於哈佛大學任教,並在1965 年出版分子生物學上的經典--《基因分子生物學》(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Gene)。1968 年,華生擔任紐約冷泉港實驗室的主任,並致力於分子生物學與癌症的研究;1989 年則獲任命為國家衛生研究院人類基因體國家研究中心的主任。除了教科書外,他亦有《雙螺旋》(The Double Helix)、《基因、女孩、華生》(Genes, Girls, and Gamow)、《DNA:生命的祕密》(DNA:The Secret of Life)等科普著作。

華生和克立克是大家在中學生物課時的共同記憶,筆者在看過無數次他們兩位和DNA模型的合照後,終於在4月2日於陽明大學的大禮堂第一次親眼目睹華生本人的風采,當下內心的那份感動至今仍帶有一點餘溫。在那場演講中,華生和我們分享他成功的關鍵,以及對於研究工作的見解。會後筆者和長庚大學生科系羅時成教授對華生這次訪台有深入的對談,以下將對談的摘錄和我們內心的感動與讀者分享。【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5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