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華生訪台效應

作者/羅時成(任教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

頂著「DNA之父」及「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光環的華生,於4月初來台訪問,這是台灣科學界的一件大事,更是生物醫學界的盛事。華生此次訪台共舉行了四場公開演講,分別於4月 1日及 3日在清華大學, 4月 2日上午於陽明大學,下午於中央研究院。每場演講不僅吸引上百位學術界的教授,更吸引上千名年輕學子一睹世紀大師的風采,聆聽大師的箴言。

華生出外訪問演講一向索價頗高,短短三天行程可能要價數萬美金。他此次台灣之行是否專程說法不一,即使順道而來的背景故事也有出入。總之此次出錢的東道主是溫世仁文教基金會與中央研究院,而陪伴華生出席四場演講的是與華生有忘年之交的清大江安世教授。

與學術較無相關的行程是馬英九總統的接見,以及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在陽明大學那場演講前,頒贈華生台北市榮譽市民證及台北市鑰。另一插曲則是周芷的弟弟周渝前往清華大學要求華生解釋,17年前為何未支持周芷爭取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因為周芷在冷泉港實驗室發現mRNA有剪裁的現象,要比另一得獎的研究人員貢獻為大。據報紙報導周渝未能與華生相見。

華生一生的貢獻可分為三大部分:第一,與克立克共同解開 DNA雙螺旋結構,啟動了 DNA的研究,帶領生物醫學快速地進步;第二,出版科普書如《雙螺旋》(The Doulbe Helix)及教科書《基因分子生物學》(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Gene),影響青年學生投入分子生物學的領域;第三,主持冷泉港實驗室(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使其成為世界分子生物學研究重鎮,並且經年舉辦各類相關學術研究會,推動基因、神經及癌症的研究,換言之,華生對全球分子生物學的教育不遺餘力。至於他在人類基因體解碼的貢獻,並沒有獲得世界公認,雖然此計畫一開始是由他負責,但中期卻因對人類基因序列可否申請專利理念不合,掛冠而去。

華生在不同的場合經常給年輕人研究上的建議,比如要年輕人「想好後才投入實驗」、「不要學打高爾夫球太浪費時間」、「星期六休息一天後星期日就得開始工作」,也建議年輕人在研究領域上要有「心中的典範」並有超越典範的雄心。此次華生在陽明的演講也再度提醒年輕人,應選擇自己最喜歡的題目,不要做枯燥的事,也不要和乏味的人共事。他以自己為例:當他在丹麥哥本哈根做博士後研究時,發現生化合成核很無趣,就換到英國劍橋研究核的結構,因為他最愛的就是瞭解 DNA分子的結構。

另外他綜合個人成功關鍵的幾大原則與聽眾分享:第一,挑選研究題目要超越當時所作的領域(如當時 DNA結構尚未解開);第二,研究題目要定在幾年內可預期成功(當時大家預期 DNA結構在兩、三年內將被解開);第三,和你智能相當的人成為研究夥伴(如果沒有和克立克結為夥伴,他個人可能無法解開DNA結構);第四,與你在相同領域的競爭對手維持聯繫(如他和威爾金斯、佛蘭克林的接觸);第五,不要成為一間房間裡最耀眼的人(鮑林犯錯別人都不敢指正他);第六,要結交一些永遠會伸出援手幫助你(如貝魯茲和肯卓爾對他的幫忙)。【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5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