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0日

學子看華生—千載難逢的精神饗宴──一代怪傑華生博士

作者/施恩潔(就讀北一女中)

今年四月初,華生博士親自來到台灣的清華大學發表演說,我很榮幸地擁有親睹一代大師脫俗風采的機會。演講結束後,翻閱有關華生博士的生平研究與成果,回想其演講內容,我的心中有許多想法。

一路以早於一般人的年紀走過求學階段;二十多歲獲得博士頭銜,隨後與克里克博士以僅僅兩頁的研究發表豎立分子生物學的里程碑,華生博士擁有一段意氣風發的青年時代,相信他早在那時便擁有許多人畢生追求的稱賞言詞與艷羨眼光。我認為華生博士從中獲得了相當的信心與自滿,不論是年少青春、春秋鼎盛抑或及今之蒼蒼白髮,我在他過去的相片與會場當下看到其嘴角那抹自信的微笑:自始自終從己所想,信己所為。

百年之前,一切科技尚在萌芽階段,有關細菌培養的醫學實驗十分困難,培養液一旦發霉,就只能全數丟棄,面對這種情況,不像其他同事滿懷牢騷,研究員佛萊明卻將發霉的培養皿拿來觀察研究,從而提煉出造福世人的「青黴素」。有人認為,擁有如此成就的華生僅僅依賴天才與運氣,但是我認為他和佛萊明一般的敏銳細心與執著不懈對其成功助益匪淺:僅從一張DNA的X光繞射中猜想到DNA乃雙股螺旋,此事固然像佛祖靜坐於菩提樹下頓悟玄奧哲理一般,不過這位生物天才如果不將思想付諸行動,找上專精物理的克里克一起研討,華生博士不會在科學史的扉頁上留下如此燦爛之光輝。

積極聽取各方發表並且廣泛接觸未知也是華生博士成功的人格特質,演講中,他告訴我們:「不要總是做最出色的那一個,這樣會學不到東西。」年紀輕輕便見識許多同輩所無法接觸的學識與人才,想必激盪出強烈希冀能更上層樓的火花,他雖然心直口快、有話直說,但不為批評而批判。他像是一塊渴望大量水分的海綿源源不絕汲取新知,讚美褒揚己所認同者,例如:江安世教授有關果蠅的腦科學研究,促使這位大師不遠千里、不辭高齡而來到台灣。

他不會全心沉浸於過去的輝煌榮耀,而是放眼未來,跨步向前。他表示目前自己最在意的事莫過於癌症:「我希望所有得癌症的患者都能夠治癒。」儘管要實現這樣的願望有相當大的困難有待挑戰,但這顯示其勇於挑戰不同研究的精神與身為科學家貢獻所能造福社會大眾的理想。

有些道理人人皆知,舉凡師長耳提面命的上進之心、父母常掛嘴邊的力爭上游,平時左耳進右耳出,嫌其嘮叨囉嗦的話語改由一代分子生物學宗師說出「野心」二字,便顯得彌足珍貴、說服力十足,如此這般不免有些崇拜名人的味道,但是成功人士的經驗分享總是別具殊意,只怕是天天黏貼於書桌前面的勵志名言也不曾這般清晰深刻。這,多半也是演講的目的與功能之一吧!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