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0日

學子看華生—與大師有約──華生博士演講心得隨筆

作者/游雅涵(就讀北一女中)

從生物課本那一張與克利克端詳雙股螺旋架構的黑白照片,到清大禮堂裡發表演講、目光矍鑠的華生博士,只能說何其有幸,能夠有機會親眼目睹這位分子生物學界的巨擘,並且聆聽他的科普演講「Becoming a Scientist」。

華生博士指出,他的人生中三個重大的成就是解開DNA雙股螺旋結構、發展冷泉港實驗室、定序人類基因,由此可知他在分子生物學舉足輕重的地位。出生於芝加哥一個不算富裕的家庭,但是由於父親的影響,華生博士喜愛賞鳥,對於宗教並不熱衷。童年時期的他體格算是瘦小,這也使他擁有喜愛閱讀的個性,求知若渴的學習態度更拓寬了他的視野。

對於選擇研究的對象,華生博士闡明應該要謹慎選擇自己能力可企及的目標,毋須好高騖遠,成功自然就會隨時間的腳步來到,是個頗為實際的想法。同時選擇合適的工作夥伴,更可以幫助實驗有進一步的突破。結識能夠協助自己的人是重要的,畢竟一件事情的完成,往往是需要多數人結合不同學術專長的參與。

除此之外,華生博士有幾個比較特別的論點,例如與學術競爭對手建立緊密的關係,舉出的例子便是當初和威爾肯斯及弗蘭克林共同競爭雙股螺旋的結構。由於威爾肯斯將DNA晶體繞射的圖片拿給華生和克里克看,直接影響了他們對於雙股螺旋結構論點的支持,三人於1962年獲得諾貝爾生理暨醫學獎。通往科學的歷程經常是孤單而不被了解的,但是競爭對手卻能夠清楚地了解自己的研究,所以建立起溝通的管道,有助於彼此互相突破。

「Never be the brightest person in the room。」這句話在演講中最使我印象深刻。當同一個工作領域內自己的能力高出群體並不是好事,如此往往缺乏可以諮詢討論的對象,對於學習或研究上難有更進一步的提升。

除了學術研究上成功的一些想法之外,華生博士同時也分享了一些他的價值觀。華生博士對於政治正確原則並不算贊同,他認為人的本質不盡然相同,政治正確的看法會成為侷限個人觀點的一個因素。關於華生博士持有的某些論點,我管見以為部分是見仁見智的,不是很能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華生博士勇於發表自己的觀點,或許也顯露出一種身為實事求是的科學家的大膽及率真。

華生博士的演講裡洋溢著一種與眾不同的自信,彷彿來自於對自己科學路上一路走來的肯定。內容中也穿插著小小的幽默,使得台下觀眾不由得會心一笑。感覺上華生博士不再是心目中平面的、遙不可及的,停留在黑白照片的形象;相反地,他是活躍的、可供人爭辯的,鮮明而神采奕奕的科學家。

回學校的路途上,和同學討論對於華生博士觀點和背景,之後許多人都睡倒成一攤了。恍若做夢般,總覺得還是難以相信華生博士就曾經站在眼前,興奮中也許摻有些許悵惘。但願我未來能夠繼續對於科學研究保持著像華生博士一樣的熱忱,追求卓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