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0日

學子看華生—我聽華生演講

作者/張晏甄(就讀建國中學)

這是華生第一次來到台灣,也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次。

當華生走上講台的那瞬間,我彷彿見證了科學的歷史,那位發現DNA的人就站在講台上,我現在所學的生物全都是建立在他的發現上。印象中,這樣的人應該是要跟孟德爾活在同一時代的,然後被寫進歷史課本留給後人無限的追思,沒想到他竟然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對我們敘述他一生經驗最精華的那個部份。

這位十五歲上大學,二十五歲發現DNA結構,三十四歲拿到諾貝爾獎的生物學家,在我的第一印象當中,應該是位桀驁不馴的天才。許多讀物或傳記描述華生是一位頗具爭議性的人物:他具有一些沙文主義的特質和種族歧視、自視甚高、不喜歡和那些愚笨的正常人。但這次 演講沒有給我這種感覺,大概是歲月的歷練吧,畢竟華生已經八十二歲了,已經不會去計較那些是是非非,相反地,聽完演講後,你會覺得華生是個有自己獨特價值觀的科學家,向我們述說要如何成為真正的科學人。

華生認為:如果要有所成就,你必須要和卓越的人士一起工作。而且不要討好人別人,那是沒有任何用處的。不要說自己不相信的事情,你必須瞭解你所研究的問題,瞭解什麼地方該仔細,什麼地方不須浪費時間。剛開始時,他沒有遺傳學的背景知識,卻想要瞭解生命的本質,那時候華生十九歲,大學剛畢業,對於科學充滿野心和精力,想像海綿一樣不斷地吸收相關的知識。他建議:如果你要在一個新的領域上攻讀博士學位,你必須和年輕的學者一起工作,而非那些年長的科學家,他不盲從主流,真正的法則是「聆聽你自己內心的聲音,並且持之以恆。」如果世界上有很多人做很多次相同的實驗都失敗,要是別人做的比你好,你可以不做。真理往往是孤獨的,所以你必須要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並且要和競爭者對話,不管你多聰明,你也必須和別人交流。你不需要獨自面對困難,你要找人和你一起努力,像是華生他找到克里克一樣,他認為克里克是個有決心,而且對他們倆的合作充滿信心的傢伙。

不做你覺得不重要的實驗,那只是在打發你的時間罷了。華生給我們這群高中生的建議是:「在大學,你要學習的是如何使用邏輯思考,而非死背書本上的知識,如果你要成為領袖,你必須要非常努力才行。」如果你要成功,你一定會冒犯到一些人,未來,如果你進入了博士班,重點不是你的博士論文,重點是你要學習的是如何當一名科學家。

整場演說同步口譯翻譯得非常辛苦,華生時常會穿插他小時候的故事作為例子,一下子從這個主題跳到另外一個主題,讓聽者難以抓住重點,這部分比較令人失望,不知是華生真的老了還是是我們無法理解他的跳躍性思維。不過這次的演講也改變了我對華生的看法,現在的華生已經不是當年那位年紀輕輕就發現DNA結構的華生了,他是來向我們分享他這一生的智慧,現在的他變得更圓滑,不再心高氣傲,現在的他密切注意於人類癌症研究的發展,以及腦神經科學的最新成果,發揮他的影響力,致力於增進人類的福祉。

仔細整理他的各項觀點後,你會發現成功的法則在各行各業都一樣:必須對你正在做的東西充滿熱情、不要落入前人的窠臼中。只有充滿熱情,你才能對你所研究的東西傾注全部的心力,才有可能有突破性的進展。華生的演講,是老生常談,但也是許多研究者最常忽視的那一部分。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