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0日

學子看華生—遇見科學大師

作者/陳怡潔(就讀北一女中)

談論起「生物」這門學科,就一定得提到「DNA」這個名詞;若提到「DNA」,則必定會聯想到兩位科學界的大師─華生和克里克。

一如歷史上許多偉大的學者,他們的名字出現在許多書籍、文章上,也出現在我的國中課本,原本以為課文中的敘述就只是既定事實,不會和我的生活有所交集,沒想到,今天能夠得到機會,現場參加華生博士的演講。

抱著一種不太真實的心情,我屏息等待。看著華生博士在眾人熱烈的掌聲中步上講台,那是一位頭髮稀疏的老者,然而,當他站定,向眾人發表談話,那睥睨一切的自信、談笑自若的魅力,讓我真切地感受到:我,正在聆聽一位諾貝爾大師的演講。

華生博士向我們分享了他對人生的一些看法。他開宗明義地說道:「真理是來自科學,而非信仰。」我想,這是每個將人生投入科學研究的人所該擁有的覺悟─相信所有科學建立的知識,而非其他途徑得出的結論。接著,華生博士向我們簡單介紹了他的求學歷程,他十五歲時便跳級進入芝加哥大學,就讀大學期間,他不僅培養出自信,也發展出志向,令人驚訝的是,華生博士說他那時候數學等科目並不突出,但是他接觸了許多學問,更閱讀了許多書籍,其中薛丁格的《生命是什麼》直接的影響了他研究DNA時的觀點,文科的課程也使華生博士養成了人文素養。

華生博士認為自己有兩個特點,一是直覺敏銳,二是了解「人」這種生物;而在聽講的過程當中,我更發現了第三個特點:率真,華生博士是一位直言不諱的人,他談話時不曾模糊語意,永遠誠實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因此,他所提供的建言更顯得難能可貴。

華生博士講到他發現DNA結構的過程,他說:「我們該學習和競爭者對話,因為他們才會關心你的研究。」我認為這是極有道理的,同一議題的研究者若經常擔心自己的進度被超越,而不和他人交流,只會流於惡性競爭,如果彼此建立良性互動,一起討論成長,也許能夠激盪出更多火花。

而最令我印象深刻一句話是:「Never be the brightest person in the room。」華生博士認為自己不是天才型的人,他還幽了另一位DNA結構發現者克里克一默,他表示:「我一直認為克里克比較聰明,但是現在,克里克過世了,我終於敢說自己比克里克聰明。」或許最重要的不是成為最聰明的人,而是發揮所長,和這些人共同合作,成就對全人類社會的貢獻。

宋代文人蘇轍曾在《上樞密韓太尉書》中以下段文字表達他對前輩韓琦的景仰:「故願得觀賢人之光耀,聞一言以自壯,然後可以盡天下之大觀而無憾者矣。」我想我比蘇轍更要幸運,因為今天我不只聽到大師華生的「一言」,而是整整兩個小時的智慧分享,我會將此次經驗銘記在心,帶著這些箴言,繼續我的人生旅程。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