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0日

學子看華生—瞻仰大師

作者/簡韻真(就讀北一女中)

華生十五歲那年彷彿以天才之姿跳級上芝加哥大學,研究所在印第安納大學,博士後在劍橋。最不能錯過的是二十五歲那一年,與克里克一同發現了DNA雙股螺旋的結構,為生命科學史寫下了極重要且富爭議性的一頁。三十多歲即拿下諾貝爾獎與入主冷泉港實驗室,其後四十年的時間,將冷泉港發展成癌症與神經科學的重鎮,更主持人類基因組定序計畫。

2007年,他離開冷泉港實驗室,原因是因為發表與黑人智商的相關言論。我頓了一下,想起之前閱覽文章的諸多細節,不禁有個小小的疑問爬上心頭:基因真的決定一切嗎?有點菁英主義的味道。

演講的一開頭,華生博士精神矍鑠地走上講台,招呼我們這些「educated people」,我舌頭想必有伸出來。DNA背景的襯托下,華生博士從自己孩童時代講起,到求學、認識克里克,至舉世聞名的大發現。他說他從小就獨來獨往,不在乎是否要取悅他人,個子瘦弱,卻埋首書堆、愛賞鳥。令人要記一筆的是,他不覺得他自己以前成績有多好。喔,他跳級?芝加哥大學的校長覺得高中教育不夠好,所以挑選了一批高中生少受一年高中的荼毒。現在看來,是明智之舉。

他對大學的理念我更是贊同。他強調科學家必須要多讀一些有文化的書,才不至於脫了專業領域就不知所云,特別是日後成為一個領導者時,文化素養尤其重要。他談到大學是他建立自信的一個很重要的地方,不禁讓我對未來又多了份嚮往。

當他說他的博士論文並沒有被引用時,非常的豁達,因為他學到做科學的方法!「啊,為了興趣而做吧!為了探尋真理。」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真正關心的實驗。他說年輕人最好選個可以讓自己在幾年內獲得成功的題目,心上重重一擊。提到要重視人才的培育、重視創新,所以幫自己找個好夥伴,以及適度的競爭是好事。至於對科學最重要的建議?趕快把問題解決,而不是看誰贏。

投影片洋洋灑灑列出了幾項給科學界新進的建議(第五點饒富哲理):

1. Choose an object apparently ahead of it's time.
2. Work on problems only when you feel tangible success may come in several years.
3. Work with a teammate who is your intellectual equal.
4. Stay in close contact with your intellectual competitors.
5. Never be the brightest person in the room.
6. Always have someone to save you.

真是現實得可以,但也很高興聽到並非所有諾貝爾獎得主都一直謙沖自牧,他們在年輕時,也曾有過野心,想要幹一番大事業。整場演講充滿”intelligent”,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華生博士被攻擊得如此慘了,除此之外,他還消遣了一下克里克和弗蘭克林,再配上貫穿演講的笑聲。

演講開放了三個問題,不過並沒有聽到我真正想問的。圍繞在「基因」、「聰明」定終身或是成為名人的感覺。最想問的問題是:「你講二十幾歲的故事講了五十年,會不會覺得煩?」比較正經的問題是:「請問華生博士,你是怎麼割捨下科學研究轉至科學行政繼續奉獻?」

他應該會搬出交女朋友的那套理論吧,「看到喜歡的,就趕快去追!」。

對我來說,對華生最讚嘆的地方是他的直覺想法。在科學界一路走來,他屢屢提出創見,誰能夠本來對x-ray一竅不通,最後卻能指出DNA是雙螺旋結構?後來還看準了癌症、基因定序、腦神經科學。不拘泥窠臼,或僅僅是那份率性加上一點堅持,一顆夠聰明的頭腦,將所有浩瀚的背景知識兜在一起,賓果!再繼續登高望遠。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