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0日

五節芒與台灣原住民

作者/嚴新富(任職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台灣位於泛北植物區系與舊熱帶植物區系的交會處,加上有眾多超過3000公尺的高山,讓地處亞熱帶的區域也能提供北溫帶植物生長的空間,因此植物資源相當豐富;而且居住此地的原住民族多樣性也很高,目前官方承認者已有太魯閣族、布農族、卑南族、阿美族、邵族、泰雅族、排灣族、雅美(達悟)族、鄒族、噶瑪蘭族、撒奇拉雅族、魯凱族、賽夏族和賽德克族等14族(依中文筆畫順序),當然他們所使用的植物種類也相對地非常精彩,而且通常使用生活周邊的植物,五節芒(Miscanthus floridulus(Labill.)Warb. ex Schum. & Laut.),就是最佳的例子。

食用︰幾乎每一個被調查的部族都會食用五節芒的嫩心;布農族與魯凱族會食用其花苞蟲癭,也就是五節芒在被蟲寄生後變得肥大的花苞,可以剝開食用;排灣族與魯凱族都會用其葉片來包小米糕或年糕;魯凱族的小孩還會吃其稈基部較嫩的地方,當作零嘴;撒奇拉雅族會生食或煮食其花。除人直接食用之外,布農族、邵族、泰雅族、撒奇拉雅族、賽夏族皆有用五節芒作為餵牛的飼料;布農族還用來養魚及釣蝦子。

住宅︰五節芒的葉跟莖是能應用在住屋搭建上的素材。最常見的是拿其葉片來蓋屋頂,幾乎每一個被調查的部族都有這樣使用;或以莖桿築牆或籬笆;另外也可用來製成床鋪或鋪床當襯墊;乾掉的花序則能綁起來做為掃把;太魯閣族還會拿來當種瓜、豆的支架材料;阿美族則會用五節芒乾掉的莖稈來做雨具,還會拿葉片製成插秧時背上遮陽用的農具;靠海維生的雅美族,則以葉柄上的黑褐色網狀葉鞘用來製作大型遮布,以遮蓋住船上招捕飛魚用的五節芒桿,避免使其受潮〔註一〕,還會以乾草稈來鋪蓋船屋;而有時候在低海拔地區,因為還有白茅可做建築材料,所以會有不同的屋頂出現。

旅行︰泰雅族、賽德克族〔註二〕、太魯閣族、阿美族都有以五節芒葉片打結或植株作為行走時的記號、路標及邊界標示;太魯閣族還會拿來作占領的記號。

醫療︰泰雅族會生食五節芒的花苞以治內傷;賽德克族的巫師用白茅及五節芒,來治療族人的失語症〔註三〕;布農族巫師以未開花的五節芒作為治病用的藥材,取其根莖加桑根煎服,可治小孩麻疹,嫩梢經咀嚼後可外敷止血;鄒族所飼養的狗在肚子痛時會吃五節芒的葉片以自我治療;排灣族巫師(pulingau)以台灣鐵莧當替病人問病時的法器,在巫師的祝禱下,病人爬過由五節芒編成的圈環時,即可去除病痛〔註四〕;撒奇拉雅族取其根煮湯治咳嗽;雅美族取五節芒嫩莖的枝葉,打碎後用於外敷治療疔瘡及外傷。

祭祀︰賽夏族在豐年祭中用五節芒來避邪;布農族族人外出回家前會先跨過五節芒,他們相信這樣外地的鬼魂就不會跟著人回來;鄒族族人在蓋男子集會所(kuba)前,會將用薯榔染紅的山芙蓉樹皮絲綁在矛上,同時拿著五節芒,由頭目帶領祈福,祈求順利完成任務及賜福給族人;五節芒還是魯凱族男孩祭典用植物之一,他們會以磚子苗、懸鉤子、五節芒、車桑子、匏瓜、小米糕(a bai)和豬皮當祭品;魯凱族獵到熊的獵人,在部落正式的場合會用五節芒葉片環繞頭顱,並於頭冠正前方打結,這是獵到熊很重要的榮耀象徵;征戰勇士也可以插戴五節芒;阿美族巫師用五節芒來驅鬼神;撒奇拉雅族巫師以五節芒作為法器;雅美族人參加喪事後回部落,會用五節芒在部落前擋住惡靈,回家前穿過拱形的五節芒,以除惡靈。【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4期科學月刊】

註一:鄭漢文、呂勝由,《蘭嶼島雅美民族植物》,地景出版社, 2000 年。
註二:張汶肇,《南投縣泰雅族賽德克亞族民族植物之研究》,台灣大學, 2003 年。
註三:林麗君、董景生、邱文良、王相華,〈宜蘭縣南澳鄉金洋及澳花部落泰雅族民族植物初步調查〉,《國家公園學報》14卷第1期,25-54 頁, 2004 年。
註四:鄭漢文、王相華、鄭惠芬、賴紅炎,《排灣族民族植物》,行政院農委員會林業試驗所, 2004 年。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