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0日

從《±2℃》談起

作者/范賢娟(任職師範大學科學教育研究所)

日前媒體人陳文茜拍攝一部《±2℃》的影片,在科學界引起不同的評價,甚至負面評價還更多些。針對全球暖化這件事情,在科學上本身就有正反兩種見解,但是就環境保護立場而言,似乎容不得等科學家把各項變因影響都搞清楚,才來採取行動。因此對於這樣的一部環保影片,或許該表達支持,不過此片製作也突顯出一些問題,在此提出一些意見:

一、製作小組不能光顧著渲染悲情、增進危機意識,卻忽略科學界對此問題的歧異態度,而過分吹捧所引文章數據與訪問學者的權威性,那會引起反效果。畢竟各類科學研究有其基本假設、探討範圍,目前誰也沒把握自己的理論能把所有地球系統中的因素都掌握清楚,態度與用詞多一份嚴謹與保留比較好。

二、製作小組還應加強基本科學的常識與科學結果的解讀。例如片中一開始提到「地球孕育人類幾千年」,這數字後面再加兩、三個零也不為過。片中常常提到「地球升溫幾度」,就會有什麼災難;正確的寫法應該是「地球的『平均』溫度升溫幾度」,少了平均二字,已經讓筆者發現有人觀賞後得到錯誤的理解。另外,台灣地質脆弱的詮釋方式有點離譜!其他還有幾處問題,都該盡早修正。

三、片名《±2℃》,但從頭到尾只講升溫,沒有提到降溫。這或許回應到現在全球暖化的現象,但片中若稍微帶到:「如果地球降溫達到2℃又會如何」,比較能呼應片名,或者乾脆把片名改成諸如「暖化關鍵2℃」之類名稱。

四、光是資料的蒐集與詮釋煞費苦心,但整體的邏輯一致性更要顧及。片中提到海水上升的高度,有人說「未來2~4世紀,海平面上升2~5公尺」;但也有人說本世紀中格陵蘭冰融之後,就會上升7公尺;最後又說:「台灣海拔100公尺以下的地方都無法居住」。這些可能會讓用心觀賞的學生覺得很困惑,反而覺得片中所述言過其實,製作小組應有更好的整合或說明方式。

五、片中喜歡賦予某個時間點或地點一個特殊的意義,這或許是一種表達手法,但是全球暖化的過程是漸進的,這樣的強調有點奇怪。

以上的問題,反映了媒體人的科學素養還須加強,但這並非責備就可以成事,筆者還是很佩服陳文茜的用心,但也建議她可以邀請不同專長的人組成團隊更密切地合作。不只製作時要多請教相關領域的專家,製作好之後也要先請相關背景的科學家參加試映會,鼓勵專家提出意見再加以修正,等到片子真正推出的時候,這些爭議就可以降到最低。

不過筆者覺得這部片子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強調出觀眾可以採取什麼樣的積極行動!

片尾佛里曼也認為在這議題上不能依靠政治人物或企業大亨,而是公民。那為什麼最後是呼籲大家寫信給總統?

片中略提到應該開發新能源產業,這方向是沒有錯,不過這跟訴諸公民的立場而言,還是有段差距。或許可以參考IPCC建議各國推動溫室氣體減量的三個主軸:第一為技術減量,主要著重於各種排放部門之節約能源、提升能源效率及推廣再生能源等。其次為建立經濟制度,包括建立市場機制、減少市場供需失靈、增加財稅誘因制度等。最後,即是改變社會體制,例如改變個人消費行為、生活型態、社會結構和體制之改變等。這就相當完整地考量到政府、企業與一般消費大眾。【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4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1 則留言:

39615002-陳志威 提到...

那些媒體在氣候門事件爆發之後就不敢提這影片出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