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

庚寅談虎─中國虎雜談

作者/張之傑(業餘科學史研究者)

中國原本是個多虎的國家,1950年代到1960年代的「除害運動」,使得華南虎、華北虎和西北虎滅絕,殘存的也岌岌可危。

年終歲尾常有報章雜誌邀寫生肖文。為科月撰寫得格外慎重,如何著手傷透了腦筋。談制式的動物學嘛,從百科全書或一般動物書上就能讀到,何必勞我絮絮叨叨。談掌故嘛,既寫不過前輩大家,也不合科月旨趣。想來想去,還是「我自用我法」吧。

「我自用我法」是清初大畫家石濤的名言,他17歲那年雲遊到杭州,駐錫靈隱寺,畫了幅山水冊子,在題記上說,畫有南北宗,要學誰呢?「一時捧腹曰:我自用我法!

一枚虎牙

政府1988年開放兩岸往還,在開放後的前10年左右,不少單幫客到大陸搜購土產。就在那段時間,我在新店市中興路(當時還在修築)的臨時夜市地攤上,看到幾十枚老虎的犬齒。問攤販從哪裡買到的,他只說是大陸,沒說出明確的地方。我買了兩枚,一枚下顎犬齒已經遺失,現在還保有一枚上顎犬齒。

這枚虎牙長10.3公分,牙冠占二分之一強,牙根部分刻成一隻蹲坐的老虎。在食肉目中,只有老虎和獅子有這麼大的犬齒,中國不產獅子,這枚犬齒顯然是老虎的。

中國是個多虎的國家,根據大陸學者何業恆先生《中國虎與中國熊的歷史變遷》(湖南師範大學出版社,1996),1900年時全國有1166個縣(約占全國半數)產虎;直到1949年,全國仍有529個縣產虎,其中華南亞種占370個縣,可說是中國虎的代表,難怪華南虎又有中國虎之稱。

然而,從1950年代到1960年代,中國大陸曾經迭次發動「除害運動」,單單是湘西南的通道縣一個縣,從1954年到1958年,縣「消滅獸害指揮部」的打獵隊,就獵殺了一千隻!何先生說:「衡量這一時期,全省、全國被消滅的老虎究竟有多少,一直無法清楚。」在全面捕殺下,野生的華南虎可能已經滅絕。我買的那枚虎牙,大概就是「除害運動」的遺物吧。

廈門獵虎

華南虎的學名是Panthera tigris amoyensis,英名是South Chinese tiger或Amoy tiger;amoyensis,意為「廈門的」,可見模式標本(用來命名的第一件標本)得自廈門。廈門是個島嶼,1843年(中英南京條約)就闢為通商口岸,難道1905 年德國動物學家賀澤麥(Max Hilzheimer)為之命名時廈門仍然有虎?

答案是肯定的,直到1920年代廈門仍有虎呢!大約1969年,我在光華商場買到一本日本動物學家大島正滿的書(書名已失憶),後來主編《自然雜誌》(陳國成教授於1977 年創辦),找出那本書,將其中幾篇委請黃綉英女士翻譯,其中的〈廈門獵虎〉刊《自然雜誌》1978年6月號,記述日本葵川侯爵在廈門郊區山中獵虎的事。

這次獵虎,大約發生在1920年代末,當時福建是日本的勢力範圍。葵川侯爵前往印度狩獵,途經廈門,聽領事說郊區就有猛虎,不禁心動,率同當地獵戶到山上搜捕。經山神廟的廟祝指點,「獵戶們在洞窟裡,在岩石縫隙間,到處搜尋,手裡掄著火把和鋼叉。侯爵站在大岩石上架著槍俯視四周。

老虎一再現身,到了第三天,「附近的村民聽說已經把猛虎追趕出來,都成群來援助,人們遠遠地圍住那頭憤怒的老虎,那虎哇喔哇喔地吼著,試行反擊,但熟練的獵人們反而持叉逼近,一支三股鋼叉突然向虎的下顎刺過去。」最後,受了重傷的老虎,被葵川射殺。「這頭老虎體重175公斤,興奮的侯爵剝下牠的皮,用以紀念這次戰鬥,周圍的民眾爭先恐後地吸飲牠的血,割牠的肉,不一會兒,虎身即消失得無影無蹤。」【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2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