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8日

直到糧食安全的那天

作者/李健全(任職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

拜綠色革命和農業科技之賜,人類逐漸遠離食物匱乏的生活,然而,全球糧食的供需不均和全球暖化造成的氣候異常,正引發新一波的糧食危機……李健全

糧食是維繫人類生存的基本要素,免於食物匱乏是現代人類社會所標榜的基本人權。1948 年聯合國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明確揭示:「人人皆有權享有足夠維持個人及其家庭健康與幸福的生活水準所需,包括食、衣、住、醫療照護與必要的公共服務……。」雖然,人權宣言發表迄今已逾糧60年,但人類社會仍然未能達成此一最基本的糧食安全人權。

依據1996年世界糧食高峰會議(World Food Summit)所做出的定義,糧食安全係建立在「所有的人在任何時間均可在生理上、經濟上有能力獲取足夠而營養的食物,以滿足其日常需求,並在食物選擇上得以維持活力而健康的生活方式」。衡諸目前全球仍有超過10億的人口屬於營養不足(undernourished),人類社會距離糧食安全的理想境界還很遙遠。

糧食危機(food crisis)與糧食安全(food security)是一體的兩面。就全人類而言,糧食危機在歷史上始終是存在的,而全球性的糧食安全則從未實現。1798 年,英國政治經濟學家湯瑪斯. 馬爾薩斯(Thomas R. Malthus)發表了著名的《人口論》(An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指出在沒有限制的情況下,人口成長以幾何級數增加,而糧食生產則以算數級數增加,最終將導致糧食不足。這篇論文可以說是糧食危機意識的濫觴,而人類歷史上也的確不斷上演人口成長與糧食增產的競爭。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人類迄今未再有大規模戰爭,重大疫病均已獲得控制。衛生條件改善使得嬰兒死亡率降低、人均壽命延長,人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成長。目前,地球上總人口數已達68億,且以每年8000萬的人數遞增,這些快速增加的人口,需有更多的糧食以滿足基本需求。綠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雖然在二次戰後使許多已開發及開發中國家糧食生產倍增,但因高產出也依賴大量肥料、農藥及能源的投入,其生產力也漸接近成長的極限,人類無可避免地必須面對糧食不足的困境及其引發的饑荒災難。

全球糧食供需現況

廣義的糧食包括穀物、油類、蔬果、肉類、蛋與乳品、以及魚類水產品等。由於全球各地區生產環境與農業型態差異,每個國家糧食供應的態樣亦不相同。就主要糧食(staple food)而言,全世界可區分為以玉米、稻米、小麥及根莖作物(如馬鈴薯、樹薯、芋頭、地瓜等)為日常主食的地區。這些糧食作物的豐歉,決定了當地糧食的供需平衡。而另一方面,糧食生產剩餘的國家,透過糧食出口與國際人道援助計畫,則進一步調節了全球糧食供需。

自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拜綠色革命與新農業科技之賜,人類在糧食增產上取得重大的成就。全球每人平均糧食生產量逐年提升,整體而言,全球糧食增產似乎足以滿足人口成長的需求。然而,部分地區卻仍有饑荒發生。究其原因,可發現糧食供需平衡實際上存在著明顯的地理上的差異性,包括以下兩點:

一、農業增產的地理差異:現代農業明顯地受到「高投入–高產出」的限制,提高單位面積產量有賴於大量種子、肥料、農藥及農機能源的投入。第三世界國家一般難以負擔此一生產成本的增加,因而增產有限,絕大部分的糧食增產來自於已開發國家。

二、人口成長的地理差異:戰後人口的成長在已開發國家中因採取節育政策而趨於零成長甚或負成長。相對的,低度開發與開發中國家卻視人口增加為勞動力來源,而維持高生育率。過去60年來人口的增加大部分來自亞、非及中美洲低度開發地區。【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3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