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8日

人口與經濟—操控糧食市場的大手

作者/陳吉仲(任教中興大學應用經濟學系)、張靜貞(任職中央研究院經濟所)、徐世勳(任教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全球糧食產量過去50年雖持續成長,但近年因人口、經濟成長,加上發展生質能源和氣候變遷等因素,糧食市場隨時可能爆發危機。

繼全球暖化、能源危機及次貸所引起的全球金融海嘯後,現在糧食安全(food security)已成為全球最受矚目的議題。影響糧食安全的主要重點,在於糧食的供給能否在合理價格下滿足糧食的需求。就糧食的需求面而言,由於新興國家,如中國與印度等大國的人口快速成長,使得糧食需求大幅度地增加。而在糧食供給方面,由於原油價格高漲,許多國家竭盡所能地發展可替代的能源,將玉米和大豆等轉為提煉生質能源的主要原料,以求能源供應無慮,於是主要糧食生產大國紛紛將糧食耕地轉作種植生質燃料,造成糧食供給減少。若糧食生產技術未能大幅度提升,在全球農地面積有限及水資源日趨不足的情況下,糧食的供給成長預期將趕不上糧食需求擴張的速度,進而導致全球糧食價格上漲。

本文將分成五大部分,探討人口成長與經濟發展對全球糧食市場的影響。第一部分回顧有關國內外糧食安全的文獻,並將糧食安全做一定義;第二是整理過去50年來全球糧食生產和需求的變動,其中糧食生產方面包含了農地面積、糧食作物單位產出的變動,而需求方面則包含了人口成長和經濟發展的影響;第三部分分析全球對生質能源需繼求,所帶動的作物需求以及生產面積的變動;第四部分討論氣候變遷與極端氣候事件的影響,是否會造成全球糧食危機;最後本文將針對我國可能面對的全球糧食危機,提出政策調整建議及因應策略。

糧食安全的文獻回顧

根據麥斯威爾(Maxwell)1996年的分析,糧食安全的意義與範疇,會隨著時代變遷與環境改變而不斷地演變。在1970年初發生糧食危機後,聯合國於1974年在羅馬召開世界糧食會議,並發表「世界糧食安全國際約定」(International Undertaking of World Food Security),其中指出所謂糧食安全,強調足夠的糧食生產得以滿足全球的需求,而且強調糧食供給的可靠性,以及沒有激烈的價格波動。可見當時糧食安全的重點,在於提高糧食的生產與儲存,以維持糧價穩定。

由於1970年代及80年代的綠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成功,使得稻米和小麥等糧食作物面積大幅增加,當時全球糧食供給的成長超越人口與糧食需求的成長,使得國際糧食價格跌入1950年以來的最低點;但饑荒與營養不良的問題,卻仍普遍存在於世界各個角落。因此糧食的生產不再是維持糧食安全的最關鍵因素,而糧食的需求與分配遂成為關注焦點。

1983年聯合國糧農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擴大了糧食安全的定義,將糧食安全的目標訂為:確保所有人在所有時間,均能獲取所需的基本糧食。換言之,糧食安全決定於三個必要條件上:糧食供給必須足夠且適當、糧食供給必須普及於各個家庭、糧食的市場供需必須穩定。而1986年世界銀行(World Bank)則將糧食安全定義為:任何人在任何時候,均可獲得維持健康活力生命所需的糧食供應。此外,為避免因追求糧食增產而損及自然資源與環境,1996年世界糧食高峰會(World Food Summit)進一步闡述,糧食安全目標的達成須不危害自然資源的生產能力、生態系統的完整性與環境品質。

過去的研究文獻對於糧食安全的定義,亦隨著時代背景的變化而有所不同,但基本上均環繞在上述定義的範疇中。例如沈恩(Sen, 1981)強調糧食必須能夠普遍為各方所獲取(accessibility);布許和萊西(Buschand Lacy, 1984)主張糧食安全須具備可利用性(availability)、可及性(accessibility)及適切性(adequacy);錢伯斯(Chambers,1988)強調永續性(sustainability);沃茨和玻勒(Watts and Bohle, 1993)強調脆弱性(vulnerability),認為宜避免突發性的糧食危機損及貧窮的國家;麥斯威爾和弗蘭肯伯格(Maxwell and Frankenberger, 1992)則對糧食安全下了簡明的定義:確保任何時間均能獲取維持健康生活的足夠糧食。哈達德等人(Haddad, Kennedy and Sullivan,1994)強調糧食品質對維持健康生活以及確保糧食安全的重要性。麥斯威爾(Maxwell, 1996)認為糧食安全完整的定義應該包括可及性、足夠性(sufficiency)、安全性(security or vulnerability),以及永續性。【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3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