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4日

台灣珍貴的文化資產—豐富而歧異的南島語言

作者/李壬癸(任職中央研究院語言所)

語言讓知識得以不斷累積而進步,不僅如此,語言更隱含了人類自身的歷史。本文作者從事南島語言研究長達四十年,見證台灣最有可能是南島民族的起源地。如何保存這些珍貴的語料,則是當前最重要的課題。

人類跟最接近人類的靈長類動物黑猩猩,基因的差別只有百分之一。那麼,人類跟其他高等動物最大的差別是什麼?從語言學的觀點,最大的差別就是人類有語言,而其他動物都沒有。人類有語言,才有思想,才可能產生各種文明、科學、技術、藝術、文化。人類有了語言,知識才能累積,知識才能無限。

世界上各種民族都擁有自己的語言,各種語言也都擁有它自己的知識體系。有的語言很紛歧,而有的語言同質性很高。例如非洲、印度、從前的蘇聯、中國的西南、紐幾內亞等地區好多種民族的語言,即為很紛歧的語言;而同質性很高的語言,則如通行於世界各地的英語、中國的普通話、通行於東南亞的馬來語、太平洋東區各種玻里尼西亞(Polynesia)的語言等。

在歐美人士發現美洲新大陸以前,全世界各種民族當中,以南島民族的地理分布最廣,約占全球三分之二的面積,他們遍布於太平洋、印度洋的許多島嶼上,而且至少在三千多年前就已如此。南島民族當初如何擴散到這麼廣大的海域?他們的起源地在哪裡?這些是國際學術界咸感興趣的研究課題。要解答這種問題,台灣南島語言便占有極為關鍵的地位,因為台灣南島語言具有兩大特色:(一)各種語言的差異最大;(二)它們保存最多的古語特徵。如今國際南島語言學知名的學者都接受這種看法。

解開史前之謎的三把鑰匙

南島民族過去絕大部分的歷史都沒有任何文獻紀錄,我們有什麼方法可以探尋他們史前時代的歷史?有三個學術領域在這方面可以有所貢獻:考古學、語言學與遺傳學。

古人生活過的土地會留下各種遺跡,包括他們使用過的各種器物,如石器、陶器、網墜、貝殼等,還有穿戴過的玉器、珠寶,以至人和動物的骨頭。從各坑層出土的這些器物,一方面可以測定相當精確的年代(用碳14),另一方面又可以推測這些古人的生活習俗和狀況。

而從現代語言的現象,我們可以重建每一個民族大約五、六千年前的古語,藉此推斷他們那時生活的地理環境,如何逐步分化,成為現代的各種族群和語言,也就是如何從祖居地(homeland)逐步擴散到各地去的過程。

遺傳學經由DNA 的研究,可以追溯人種的源流、遷徙的路線等,相當精準。

這三個學門可說是能解開一個民族史前史之謎的三把鑰匙,或是能窺見過去的三個窗口。每一個學門的方法都各有所長,也各有限制。例如,考古學挖掘出土的器物都是死人的遺留,它們並不會說話,學者不能確定是屬於哪一種人的;語言學只能做到相對的年代(relative chronology),而無法做到絕對的年代;遺傳學對於族群(ethnic groups)的區辨仍然沒有很可靠的方法。因此,科際整合便成為必要的手段,因為不同學門可以互補所長,希望可以得到較令人滿意的結果。國內這幾個相關領域的學者最近曾經通力合作,執行了跨領域的南島民族科際整合研究計畫,並已得到不少具體的成果,其中有一部分也已正式發表。【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81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