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5日

抑制危害的執行問題?

台灣口腔癌發生率名列全球前茅。衛生署在2004年委託某大學研究發現,檳榔子已由國際癌症研究總署證實為第一類致癌物,國內每10個口腔癌患者有9個嚼過檳榔,推估國人每吃一顆檳榔,就增加0.72元健保支出。為了讓民眾戒嚼檳榔,衛生署研議開徵檳榔捐。衛生署2006年委託研究,精算出合理的檳榔捐應為每顆約0.103元,以市售20顆盒裝檳榔為例,差不多要付2、3元檳榔捐。

民眾:現在檳榔價格非常不好,沒什麼利潤,政府還來打壓。之前檳榔價格以「粒」計,現在以「斤」計,今年1 斤最好時500 多元,最差不到100 元,不知如何過活?

科學:農委會發現,坡地栽植檳榔面積大小影響集水區溪流量,顯示檳榔缺乏水源涵養功能。因此除了國民健康問題,水土環境也受影響。這非政府打壓,而是嚴重到必須採取行動了。政府可輔導轉業、轉種等。

民眾:天冷時,一大早到魚塭撈文蛤、養虱目魚,不吃檳榔真的會受不了。運輸業者也需檳榔提神。

科學:可用其他方式保暖提神嗎?例如,保溫衣物或嚼口香糖?

民眾:成本不同啦。感覺差多了。另外,吃檳榔沒有二手菸問題,也不會醉倒而危及他人,遠勝於菸酒。為何現在提出課徵檳榔健康捐?

科學:徵檳榔捐困難重重。其實政府著手籌畫開徵檳榔捐已經5年,但檳榔產業產銷過程複雜,徵稅涉及衛生、農業、財政等多個部門,技術層面困難。

民眾:願聞其詳。

科學:任何人只要有地,連自家後院都可種植、販售檳榔。但種植菸草的農民及吸菸族很難自己來,必須由菸商在工廠製造,政府有很明確的菸捐開徵對象。相較之下,政府要徵檳榔捐,到底要向那些對象開徵?該怎麼徵?檳榔銷售方式跟香菸不同,課徵對象從那切入,較不易掌握。課徵時間點要如何計算,以及該向消費者、加工銷售商、或是最源頭的檳榔種植農夫課徵,都必須先確定才行。總之,政府即使有好主意,但若難以執行,則還是等於沒有。

民眾:既然難徵收,剛好就放棄。

科學:檳榔商和西施在賺錢,但是國家健保資源和國土在「失血」。如果社會不儘快決定採取行動,國家受傷將更多。

民眾:但庶民需要檳榔,例如,陌生人之間以檳榔建立感情。

科學:弊多於利啦。(林基興)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