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5日

生日快樂,科月

「祝你生日快樂~」吹熄蠟燭,科月滿40歲囉!第一個願望是世界和平,第二個願望是社運昌隆,第三個願望……科月在心裡悄悄默許。

不惑之年的科月,真的不惑了嗎?科學月刊社的董事長劉源俊,為40歲的科月寫了篇評論,省思科月這一路走來所面對的挑戰,提出幾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科月當年的理想究竟達到了多少?這些理想在現實社會裡,應經歷何種轉化?網路時代裡,科月該如何呈現?此外,劉董也從文化發展和科普人才培養的角度,提醒有志於科學普及的工作者思考:是否有從事文化事業的自覺?思想行為是否真的提升了社會文化的水準?科普工作是否為特殊的專業?看來,已屆不惑的科月,仍有許多問題要思慮(第4頁)。

40歲生日該怎麼過呢?一群長年關心科月發展的學者,成立了「慶祝《科學月刊》40周年活動籌備委員會」,由去年9月的第零期出版紀念茶會作為開端,掀起一整年的慶祝活動。在這一年中,除了1月2日和台灣大學共同主辦的「科月四十,航向未來」論壇,科月還與國內各大學聯合舉辦一系列研討會,內容包含科學普及、通識教育、科技社群諸多議題,誠摯邀請關心科學和教育的您共襄盛舉(詳閱封底內頁)。

科月編輯部當然也沒閒著,40歲的第一本科月該如何呈現,著實讓我們煩惱了幾個月。在此也藉這塊空間,和讀者分享我們的心路歷程。

一開始著眼於40這個數字,我們首先想到的是,尋找一路陪科月走來,值得記憶的科學大事。也就是要挑選自1970年創刊以來的40年間,科學界的40項重大突破。讀者不妨也想想,這40年間科學是以何種姿態進展的?不提別的,如今我們每天都要使用的電腦,正是從70年代起,由於積體電路技術的引入降低生產成本,而走進家家戶戶。而和電腦連結性最高的網際網路,則是在最近20年才廣為流行的。

在生物技術領域,讓人記憶猶新的有1997年第一隻成功複製的哺乳動物——桃莉羊,以及2000年完成的人類基因體定序。天文研究方面,1990年哈柏望遠鏡升空,從此天文觀測進入了太空望遠鏡的時代。像這樣令人印象深刻的重大突破,這40年間還有很多很多,在資料收集的過程中,我們再次驚歎於科學發展的日新月異。

在一次編輯委員會上,編輯部提出這初步的構想,卻也讓編委們傷透腦筋:這40件大事要從什麼角度去選呢?這些事又如何代表科月的40歲生日呢?一位編委提醒我們,科月的精神就是要讓科學扎根台灣,不如呈現台灣這40年來的科研成就,更具有科學生根台灣的意義。於是,我們著手收集各方資訊,當然也翻遍了480本科月,從中嚴選這40年間具有特別意義的台灣科研成就。然而要從眾多成果中遴選代表著實不易,難免有遺珠之憾,只能留待往後慢慢訴說。

這就是您手上的科月誕生的經過。希望透過這本台灣科研成就特輯,您能深入了解這40年來台灣的科學進展,更期待從中吸取經驗的學子,往後也能投入研究工作,再創台灣科研奇蹟!(曾琬迪)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