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6日

美術史料中的細犬

作者/張之傑(業餘科學史研究者)

《西遊記》第六回,孫悟空遭「七聖」圍剿, 老君從天上擲下金剛鐲,打中悟空的頭部,一個立足不穩,被二郎神的「細犬」趕上,「照腿肚子上一口,又扯了一跌」,這才被擒。細犬是什麼狗?這個困擾我幾十年的問題,直到最近幾年才弄明白。

約三年前,偶然在電視上看到關中地區秋後「攆兔子」,也就是農閒時用狗追捕兔子的活動。對照畫面,農民大爺口中的「細狗」,不就是原產埃及的灰獵犬(greyhound ,或譯作格雷伊獵犬)嗎?

筆者一向主張,名物如有古稱,應儘量遵循之,「細犬」這個稱謂極其形象,較灰獵犬或格雷伊獵犬不知好上多少倍!細犬的飼育歷史約五千年,可說是最古老的獵犬。現有很多品種,但形態基本一致:體呈流線形,嘴巴尖突,腰特別細,腿長而有力。細犬是狗中跑得最快的,約可達每小時60 公里,適合追捕黃羊(瞪羚)、鹿等奔跑竄逃快速的獵物。

從1996 年起,筆者放棄業餘探索多年的民間宗教、民間文學和西藏文學,獨沽科學史,至今發表論文約三十篇,其中近半數和科學史與美術史的會通有關。美術(繪畫、雕塑、工藝等)的史料價值,往往非文字史料所能及,有時文字史料闕如,美術史料卻留下鮮活事證。以下按照時代,由近而遠,就記憶所及和手邊所能掌握的細犬美術史料寫篇雜文吧。

郎世寧曾為乾隆皇帝繪「十駿犬」,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圖中除了一隻藏獒,其餘都是細犬。波希米亞籍宮廷畫家艾啟蒙,也畫過「十駿犬」,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全部都是細犬,可見乾隆皇帝對細犬的偏愛。清代的皇家獵場——木蘭圍場,位於中國大陸河北東北部(原屬熱河)的壩上草原,在開展的草原行獵,自以奔跑迅速的細犬最為適宜。

明宣宗是宋徽宗之外另一位擅長丹青的畫家皇帝,他的〈萱花雙犬〉,藏美國哈佛大學沙可樂博物館,所畫的兩隻細犬,耳毛及尾毛長而披散,可確定是原產中東的薩魯奇細犬(saluki)。楊龢之先生認為,元、明文獻中的「鷹背犬」,就是這種細犬。明朝永樂、宣德年間,中國和西亞交流頻繁,經由進貢或其他途徑,宮苑中有薩魯奇細犬不足為奇。

在元代繪畫中,首先想到的是劉貫道的〈元世祖出獵圖〉,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此圖繪元世祖忽必烈及其侍從出獵情景,元世祖著紅衣披白裘,隨從九人,有人架鷹,有人馬背上馱著獵豹,地上有隻細犬,黃沙浩瀚,朔漠無垠,這樣的環境正是細犬和獵豹一展捕獵身手的場所。

宋代院畫家李迪,原為宣和朝畫師,宋室南遷,逃到南方復職。李迪長於寫生,擅繪花鳥動物,所作〈獵犬圖〉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畫幅只有一隻細犬,其耳毛、尾毛較長,大概是隻薩魯奇細犬,但血統似乎不純。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有五代後唐畫家胡瓌所繪的〈回獵圖〉。胡是范陽人,或謂契丹人,擅繪北方游牧民族事物。圖中繪有三位契丹騎士,其中兩人用胸兜懷抱細犬,另一人的馬背後方趴著一隻細犬,描繪精細,毫髮不失。從耳毛和尾毛來看,可能都是薩魯奇細犬,這是筆者所知中國留存年代最早的薩魯奇細犬史料。【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9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