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4日

科學來自於生活

二十世紀末開始發展的網路,無疑是近代影響人類生活最鉅的科技成就。寄信、購物、繳費、報稅、找資料、交朋友……,二十年前要做這些事情,不能不走出家門;可到了今天,只要可以連上網路,通通都可以一手搞定。而時下最流行的網路社群——噗浪、推特,還有能讓你種菜偷菜的開心農場,也都建立在網際網路的基礎上。

那麼,網際網路的基礎又是什麼呢?

今年的諾貝爾物理獎,頒給三位開啟現代網路社會的先驅——高錕、博爾和史密斯。有「光纖之父」之稱的高錕,是出生於中國上海的華裔科學家,他在光纖傳輸及通訊研究上的成就,不僅帶動了光纖通訊革命,更替網路世代鋪好了康莊大道,因而獲得本屆物理獎二分之一的獎項。本期科月封面也以光纖作為設計主軸,來紀念他卓越的貢獻。

而另外兩位物理獎得主,則因發明半導體電荷耦合元件感影器而獲獎。電荷耦合元件又稱為CCD,可說是數位相機和數位攝影機的心臟;換句話說,若是沒有CCD的發明,就不可能有今日普及的數位攝影,網路世界也不會如此多采多姿了(第908頁)。

今年的諾貝爾化學獎,由三位解析核糖體結構的科學家共同獲得。核糖體究竟是什麼?又為什麼那麼重要?我們現在都知道生命的遺傳密碼儲存在DNA上,DNA轉錄成RNA後,就能進一步轉譯成執行生命功能的蛋白質。而核糖體就像一台翻譯機,可以將RNA密碼轉譯成蛋白質語言。核糖體的解構,讓科學家真正了解蛋白質生成的機制,更有助於開發新的抗生素;既解決基礎科學的大難題,又極具應用價值,成為本屆化學獎的主角,當之無愧(第914頁)。

而本屆生醫獎的主角,則是端粒與端粒,這就和DNA更有關係了。細胞分裂產生子代時,必須要完整複製DNA,才能讓子代細胞正常生存。但因為DNA複製的特性,最尾巴的一段序列——也就是端粒序列,是沒法完整複製的。不過幸好有端粒的存在,能夠讓端粒延長,我們的DNA不至越複製越短,細胞才得以代代相傳。除此之外,端粒和端粒與老化及癌症息息相關,抑制端粒的活性也成為治療癌症的一個重要方向,無怪這項研究受到如此矚目(第920頁)。

在暖化議題備受關注,金融海嘯席捲全球的現下,今年的諾貝爾經濟獎饒富意味。得主之一歐斯卓姆是研究公共財的權威,她對社會生態系統的永續發展,建構了一套分析架構,有助於擬定防制全球暖化的政策。而另一位得主威廉森,則以交易成本經濟學見長,其理論可以印證今年4月的G20全球金融高峰會議——當各國政府結合成一整體,就能以「內在化」的組織行動,用較低成本尋求金融海嘯問題的解決方案(第926頁)。

綜觀今年的各類獎項,可以發現這每一項研究都與我們的生活緊密結合:光纖和CCD帶給我們多元的網路生活、核糖體的研究可以應用到抗生素開發、端粒成為治療癌症的重要方向、經濟理論也可以解決全球暖化和金融海嘯的問題。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科學,始終來自於生活」。(曾琬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