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4日

H1N1流感剖析

作者/賴明詔(成功大學校長)

自4月墨西哥爆發「豬流感」,兩個月後,WHO根據此流感的傳播範圍傳到各大洲,且在各洲引起社區流行,宣布此一「新流感」已構成世界性流感(pandemic)定義的要件,從此全球就進入「Flu pandemic」新世代,過去幾個月來各國嚴陣以待,台灣也不例外。

但各國的態度與作法顯然不同,如日本高度警戒,導致觀光業受創,美國卻持較寬鬆的處理方法。可注意的是,雖然此病毒傳播越來越廣,可是流感的死亡率卻一直下降,目前已降到千分之一,不比季節性流感高。

台灣也採嚴格的隔離停課的防疫措施,媒體大肆報導,政府更不敢掉以輕心,訂購了充足的「克流感」藥劑及H1N1疫苗。到底新流感的威脅性多大,我們應該抱什麼態度?做什麼防疫動作呢?

先定義清楚H1N1。H(hemagglutinin ,凝血蛋白)和N(neuraminidase ,分解神經酸ñ ﹛^ 是流感病毒表面的兩種蛋白質。自然界的H 有16種, N 有9 種,可組合成不同種的流感病毒。H1N1可和人類細胞表面的蛋白質接觸融合,感染人體細胞。

最原始的H1N1 流感病毒是引起1918 年惡名昭彰的「西班牙流感」的元凶,據估計,那次流感造成全球2~5000萬人死亡,且多是年輕人。當時沒有病毒學,流感病毒是1930年左右才第一次被科學家分離出來的。不過從追溯血清研究(一旦被感染,康復者可終身保有抗體及免疫細胞),可推測1918 年病毒大概的特性。不可思議的是80年後,科學家竟從1918年留下的病理檢體及一個在北極冰凍的屍體找到殘留的1918年流感病毒的基因,並據此用化學方法合成,讓西班牙病毒「復活」了。目前研究顯示此病毒帶有一些特質引起高死亡率,但我們還不了解為何其毒性這麼高。這個西班牙病毒肆虐一兩年後就逐漸減了光芒,毒性消失,但並未完全銷聲匿跡,在二十世紀上半,仍存在人間繼續散播,只是它的基因逐年變化,因而改頭換面,變成較溫和的「季節性流感」。

這株H1N1 流感一直活到1957 年,突然被另一株新流感病毒H2N2 取代,就是所謂的亞洲流感。1968 年,另一次基因交換的結果, H3N2 流感又取代了H2N2,構成當時所謂「香港流感」。由於這兩次流感病毒有完全新型的H及N,絕大多數人沒有抗體,導致病毒傳播很快,造成世界性流行。如果迷信數字的話,好像每10年(1958年到1968 年),或每40 年(1918 年到1957 年)就會有一次世界性大流行,這就是為什麼2009年前後,很多人都說pandemic要來了(距1968年將近40 年)。其實,H1N1早在1975 年左右就回來了,也就是現在引起每年季節性流感的主因。只是和西班牙流感相較,已經變異了許多,不再引起那麼多重症,所以大家習以為常,並不緊張,認為季節性流感只是「避不了的魔鬼」,不舒服幾天也罷!

流感病毒能夠這樣變化,是因為此病毒基因散布於八段RNA ,各自獨立,因此當兩不同病毒同時感染一宿主時,這兩者的RNA 即自由交換,產生各色各樣的組合,當環境合適時,其中一個新組合即可趁勝而出,這也是H 2 N 2 、H3N2 出現的時空背景。

本次新流感的RNA 是取自四個不同病毒,五段來自兩株不同的豬流感,一段來自禽流感,還有兩段來自人流感,是個大雜燴,而且已在自然界(豬)十幾年,常年繼續不斷地發生基因變化,最後成為今年爆發的新流感。它還是和現在的季節性流感H1N1屬同宗,但已變得面貌全非,反而保有一些和西班牙流感病毒的共通性(所以1957 年前出生的人反而多少有免疫力)。可以寬心是,新流感並不帶有西班牙流感的病毒基因,所以這次的新流感傳播力強,但毒性不比普通的季節流感高。WHO 斷然宣布新流感構成全球性大流行也飽受批評,因為只以病毒傳播力的程度做為疫情的準則,而沒有考慮到病毒的毒性強弱,以致引起很多不必要的恐慌,殊不知現在全球交通如此便捷頻繁,每年的季節性流感都會傳播到全世界。
【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8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