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6日

《科學月刊》─我的祕笈

作者/方力行(任教正修科技大學)

《科學月刊》創刊時,我已是大學生了。台大動物系當年的專業科目全是原文書,一方面我正為能抱一本「洋文磚頭」在路上閒逛而自我陶醉,另一方面則為翻開書後對其中的偉大道理全如霧裡看花而不知所措。沒想到一天翻到一本薄薄的、看似沒啥學問的中學生雜誌,將深奧的知識,用淺顯的文字,把我閉塞的任督二脈豁然打通;好一本武林祕笈——《科學月刊》。

大學正是對知識「偶像崇拜」的年紀,對當年引領台灣的學術大師,往往仰之彌高,卻不得其門而入,但有本刊物,不但編輯委員都是這些「大咖」,書中常有他們的語錄,而且讓我們在可負擔的情況下,私淑其門——《科學月刊》。

在美國念書時,進的是還不錯的加州大學史克里普斯海洋研究院,同學們個個眼高於頂,發表的論文若不登在排名頂尖的期刊,都一副羞於見人的模樣。但是有一天,海洋物理組的趙丰學長(現中央大學地球科學院院長),突然在一本雜誌上刊了一篇文章,且得到當年的優良科普寫作獎,頓時成為華人同學中驚動萬教的消息,在歷經三十年後,那篇文章是我唯二記得趙院長傑出學術貢獻的作品之一,而那本雜誌的名字,叫《科學月刊》。

回國後在研究所、大學教書做研究,在當時的社會觀念下,初覺人生最高價值不過如此。可是沒多久就發現,這只是個象牙塔中潔身自好的遊戲,做一個稱職的知識份子,除了享受「追求真理」這頂大帽子外,是不是可以讓更多的人因「知」而明辨,因「知」而有能力選擇,因「知」而可以推己及人?

這時始察覺科月諸聖諸賢的用心良苦,因此後來籌建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時,在傳統的展示型社會教育外,我又創設了「中小學海洋教師營」「大專學生海洋種子營」「海洋小學」等諸多科普推廣架構,積極地引入民間及大學的資源,並在行政院的政策中,協助建立全民海洋教育發展的綱領。

卸卻公職,正適歸真,在努力策畫出版了一系列學齡前兒童繪本及兒童海洋音樂唱片後,我終於覺得這一生從研究所到幼稚園的科普教育作為,應無所遺憾了。不料驀然回首,才啞然失笑,原來半生行事的背後,從頭到尾都有個「影武者」在操弄——《科學月刊》。它啟蒙、做榜樣,而今它依然健步前行。

說完個人與科月的纏繞牽引,這數十年間,身旁許多優秀的學者朋友先後加入了科月的社務工作,使得幾度存亡繼絕的刊物香火得延,而且愈燒愈旺!著實令人欽佩,個人雖然力有未逮,偶而也會野人獻曝地提供一些作品,科月猶如江海不棄涓滴,讓人與有榮焉;或許正如林創辦人孝信所言,這本雜誌已是台灣社會的公共資產,前人的「理想」創造了一個平台,後繼者的「奉獻」讓它淵遠流長,而因它「啟蒙」的科學民智,如我之流,則讓社會上每一個人都能參與,都能受惠,都能實踐力行。

恭喜你「不惑」了,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