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6日

成為真正的科學家

作者/林妏霙(就讀陽明大學醫學系)

《科學月刊》,一個欣賞世界的窗口。很多人對科學的態度是:一種專門的知識,只有高階知識份子才可以學習,而較低社會階層的人則無法學會,或是根本不需要學會。但其實這是不正確的,科學無所不在,也一點都不難,它只是需要一些觀察以及一些對周圍事物的好奇。而《科學月刊》,正是讓我們認識科學的一個途徑。相較於其他諸如NatureScience 等雜誌有著一篇又一篇專業的論文,讀者沒有足夠的背景能力絕對看不懂;科學月刊以淺淡、老嫗能解的筆調,甚至是科學新聞報導的方式,娓娓道來一個個令人驚奇的科學新知與想法。

小時候,我們或多或少都會對自己的未來抱有一個夢想,而聽過了許多偉人傳奇的我,從小就對科學研究有著懵懵懂懂的憧憬。其中,最讓我敬佩的科學家,便是居禮夫人。小二那年,老師送了我一本居禮夫人傳記,背景建立在她的祖國波蘭被俄國殖民的年代。有一次俄國督學來訪,聰明的她被點起來回答督學的問題,前幾題都答得很順,但是最後一題「我們當今的君主是誰?」卻讓她答不出話來。這是因為她深深覺得,他們依舊是波蘭的子民,波蘭總有一天會脫離統治而重新獨立。講這個故事看似和科學沒有關係,但是在居禮夫人堅持的立場中,我看到了對凡事永不放棄的執著與渴望。

那時的我,也好想許下一個願望,希望自己能成為萬人景仰的諾貝爾獎得主。然而,當時的我,只看到舞台上華麗的演出,卻不曾注意到演員在後台流下的汗水與淚水。直到去年12月,我翻開《科學月刊》的那一剎,我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麼的渺小。書上記錄著2008 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下村脩的研究動機:「下村脩原本根本沒想過自己會得諾貝爾獎,他只是單純地想知道水母為什麼會發螢光,他覺得能夠找出自己想知道的問題的答案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單純秉持著一份對科學的熱愛與好奇,沒有任何營利目的,而造福了整個人類社會,也為他與國家掙得一個榮耀。下村脩事先完全不曾想過這樣一個研究,竟能讓自己拿下一個舉世聞名的獎,他只是不斷努力,以身為一個科學家而感到高興!而這也正是《科學月刊》和別的雜誌最不一樣的地方:一般雜誌會側重於描寫這個研究對未來有多少幫助,是利用什麼樣的機制等這類純科學的研究方法探討,但《科學月刊》卻會寫出得主的心路歷程與過去種種,讓我們能看到掌聲背後所付出的代價,讓我們知道真正的研究者該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面對眼前的問題,並得以學習他們的風度與思考,而不單只是為那些人喝采。在這一本本的雜誌中,我們不只吸收了科學新知,更學到「如何成為真正的科學家」。

讀科月是種享受,不只更新我們的知識、洗滌過往,更給了我們一個能自由翱翔的天空,讓我們成為一個真正的「科學家」!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