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9日

達爾文與拉馬克的共同舞台—老子試讀,概論演化

作者/黃 生(任教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

達爾文提出的演化論,與老子眼中的「道」,竟能歸於一說,而隨著演化生物學日益深入的研究,拉馬克的「獲得形質論」也再次登上科學的殿堂。

當今社會大眾最關心的議題之一,就是新流感H1N1這種綜合了人、豬和禽的突變病毒,造成疾病在人間肆虐。它之所以令人擔心,就在於它隨時可能發生基因突變,透過天擇,留下有抗藥性的突變株,這樣的演變,既驗證達爾文的天擇論,也驗證拉馬克的獲得形質論。

說到拉馬克,各位從前較常聽到的名詞應該是「用進廢退說」,其中提到長頸鹿脖子變長的故事。普遍印象裡,是個乍看有道理,而實際上有誤的理論。但近來經由更多的研究顯示,某些程度上,拉馬克是對的,而且專家漸漸地較常將他的學說,改稱為獲得形質論。

夫物芸芸,族譜之樹

1837年,達爾文才29歲,他把對物種間關係的想法畫成一棵「族譜之樹」,也就是演化系譜樹,呈現的是物種演化的過程。

物種由來……始於同,終於異」講的是族譜之樹的系統分支;「天演之學,肇端於地學之殭石古獸,故其計數,動逾億年」講的是過程長短。

這兩句都引自清末大儒嚴復先生所譯赫胥黎著《天演論》(Evolution and Ethics)裡的「復案」,「復案」就是「譯者注」,是譯者的意見,每譯一篇,便述一段,雖說「是非然否,以俟公論」,然而嚴復先生學貫中西,延伸赫氏的演化與倫理之說,尤其倫理論點,更具說服力,以致「天演、物競、淘汰、天擇,成了報紙文章的熟語……」,這是王道還先生1998年寫《物種起源》〈導讀〉裡,引自胡適之先生《四十自述》的句子。

演化系譜樹是現代演化生物學者研究親緣關係所必須呈現的結果之一,不論使用什麼工具,總得找到物種或族群裡的變異,加以分析比對,舉證判斷關係親疏。演化樹觀念老早就有,兩千多年前,老子就留下「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的論點,意思是「萬物雖然繁複眾多,但是都可以同歸於一個自然規律,受天地根源這個原理支配」。這句話的前面一段是「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用現代語言說,就是「要保持心靈的虛明,堅守內心的寧靜,不為外務混淆。從萬物同時演化中,探索周而復始的自然法則」。

每讀到老子的話,心中就又慚愧,又沉重;達爾文的父親送他去神學院就讀,原本是要他當牧師的,但他竟然能不為信仰的力量左右,重新思考物種的起源,其「致虛極」的科學精神何其可敬。在那個時代,自然界的種種現象,都被歸納到已然強固的信仰裡,不可離經叛道,胡思亂想。

例如,當達爾文把他假設的大懶獸和現生樹懶的親緣關係,講給小獵犬號船長費茲羅聽時,費茲羅糾正達爾文的想法,說大懶獸是沒被放進諾亞方舟裡的生命,自當滅絕;而當達爾文談到高山上有多種貝類化石時,費茲羅說那就是大洪水時代的淹水線,足見聖經所載種種神蹟,俱可找到證據。

現代生物科學所要研究的課題,幾乎都能從《物種起源》裡找到假說,比如若是要探討生物在地質上的演替,就可在《物種起源》第11章〈論生物在地質上的演替〉裡,找到一節「全世界生物類型同時發生變化」的討論內容。

看來,現代演化生物學家要不會受達爾文演化樹之影響,而能夠「致虛極,守靜篤」的,要比一百多年前的費茲羅船長更困難。當然我們會說真理越辯越明,研究越多,證明越有力,越顯出達爾文理論的正確。值得注意的是,越是挑戰達爾文理論的正確性,越能帶動科學發展,只要用的是對的科學方法。【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7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