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9日

中世紀溫暖期興亡錄

作者/陳鎮東(任教中山大學海洋地質及化學研究)

氣候變遷與文明之興衰息息相關。首創「中世紀溫暖期」(medieval warm period)一詞的英國氣象學家蘭姆(Hubart Lamb),蒐集了許多氣候及文獻證據,顯示約在西元800~1200年間,歐洲氣候溫暖宜人、頻頻豐收、城鎮興起,人民有餘力建造大教堂。變暖的海水讓海冰減少,也讓古斯堪地納維亞人得以登陸格陵蘭和北美大陸。

在那幾百年間,大致上氣溫升高、冬天沒那麼冷、夏季變得較長。但是,並非每個地方都有變暖,許多地方數度出現突如其來的氣候驟變,因此有些氣候學家,並不喜歡「中世紀溫暖期」這個新名詞,而採用「中世紀氣候異常」(medieval climatic anomaly)一詞。本書作者費根(Brian Fagan)為求行文明確清晰,在書中採用了「中世紀溫暖期」。

費根書中所探索的是這段時期的古代社會。他發現在較溫暖的那幾百年間,較高的氣溫帶給歐洲極為正面的影響,使得歐洲大陸進入中世紀盛期。季風的加強或改變,也使得玻里尼西亞、阿拉伯半島及東非的居民,能夠航行到更偏遠的地方,不但打通了不同的貿易管道,也讓許多孤立的島嶼從此有了人煙。再加上駱駝商隊,這些跨越長距離的往來,提供了人類社會進一步發展的機會。

然而,作者也指出,不幸常與機會相伴而來。書中提供了大量的資料,指出在乾旱期些微的降雨量改變,就可能造成生死之隔。在歐洲氣溫較高的那幾百年,由於水源充沛,人們得以在貧瘠的土地和山區種植,使得原始森林被大量砍伐,卻也同時減少了居民的保護區。

在半乾旱及乾旱地區,雨量的減少遠比較不缺水的歐洲來得嚴重,而且還對比較不缺水的歐洲帶來更巨大的衝擊。作者推測,成吉思汗東征西討時,正處於中世紀溫暖期,期間頻頻降臨的乾旱,可能摧毀了蒙古乾草原牧場,使得遊牧民族賴以維生的馬和各種牲畜,面臨糧食不足的危機。而成吉思汗在乾草原牧場萎縮之際,入侵當時在中國華北的金國,以及中亞的花剌子模,使蒙古勢力深入文明地區。

成吉思汗死後,繼承他地位的三子窩闊台將版圖往西方擴張。成吉思汗的孫子拔都,掠劫了保加利亞和俄羅斯;驍將速不台更兵分三路,征服波蘭、匈牙利,攻入奧地利,並於1241年準備直搗歐洲心臟地帶。

就在此時,傳來窩闊台駕崩的消息,拔都撤軍回蒙古爭取大汗之位。後來他未獲選,回到烏拉山周遭的征服地,統治庫曼乾草原和數個俄羅斯王國。這時多雨的天候重返乾草原,使牧草豐美。作者認為牧草既充足,與南方的貿易又發達,國內昇平,征服他國的野心自然平息。否則不消數年,可能歐洲就會被盡數併入蒙古帝國的版圖。要不是乾旱適時中斷,今天的歐洲文明可能就會是完全不同的風貌。

乾旱也使得美國新墨西哥州盛極一時的查科峽谷,徒剩斷垣殘壁。南加州聖塔芭芭拉海峽兩側群島上的聚落,也因大旱而加劇爭奪食物的暴行。複雜的政治與社會因素,加上長期乾旱、居民不堪飢餓呈鳥獸散,更導致了馬雅文明的崩潰。

不同於偏愛劫掠式戰爭的馬雅統治者,地球上最乾燥地區之一,祕魯的齊莫爾,其統治者當時正竭盡心力打造自給自足的文化,將防洪、抗旱、免於匱乏視為第一要務。讓食物多元化,並開發沿海漁場,方足以度過大旱。不過,當統治者為王國勞心勞力之際,卻忽略了看守水源。1470年,來自高地的印加人,控制了齊莫爾王國各河谷的森林集水區,在掌控水源後,也征服了齊莫爾。【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7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