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7日

綠色關鍵字—碳足跡 張楊乾

作者/張楊乾(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格主)

在便利超商的冷藏架上,擺了好幾排的冰涼啤酒供人挑選,從廠牌、口味、麥種、酒精濃度、發酵方式各有不同。作為一位有綠色概念的消費者,該選擇暢飲哪一款啤酒呢?

答案是,鋁罐裝的國產啤酒。

不論是從德國、美國、比利時、甚至泰國進口的啤酒,都必須搭貨船漂洋過海而來;和本土啤酒相較,進口啤酒在運送上耗費了更多的燃料。至於為什麼選擇鋁罐裝的呢?玻璃瓶裝的啤酒,因為玻璃比鋁罐重,運送時會間接增加貨車的油耗,別忘了,每公升柴油可是會排放2.7 公斤二氧化碳的。

別以為全球暖化與自己無關,個人每天的活動,從照明、搭公車、坐捷運、喝飲料、打Wii 等,不論直接間接,都會造成二氧化碳的排放。為了能用一個簡單的標準,來衡量上述所有的能源消耗量,以及其所代表的溫室氣體汙染值,「碳足跡」的標準就應運而生了。

什麼是「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呢?簡單來說,碳足跡越少的商品,對於地球暖化的貢獻就越少,越能讓人類文明永續發展。

拿究竟要用鋁罐或玻璃罐來裝飲料作例子,英國Carbon Trust 組織在2009 年3 月公布,可口可樂在英國所販售的330 毫升罐裝可樂,每瓶的碳足跡是170克。然而,同樣330毫升容量的玻璃瓶裝可樂,每瓶的碳足跡卻是350克,碳汙染是鋁罐可樂的兩倍!

飲料容器的選擇,只是計算商品碳足跡的一個開始,希望能讓有綠色意識的消費者,可以在消費時作出低碳的選擇,降低消費者自身的碳足跡。

根據英國剛通過的《氣候變遷法案》,每人每天只能排放20.7 公斤的溫室氣體,是目前世界各國對溫室氣體減量的立法中,最嚴苛的。然而,實際上我們每日的碳足跡,應該要控制在多少以內,人類才有可能永續生存呢?

Nature 在今年4 月時,刊有多篇與暖化相關的論文。其中,德國學者Malte Meinshausen發現,未來40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總量,不能多於5000億噸,否則全球在本世紀末將有50%的可能性,升溫超出2℃,突破科學家所警告的災難臨界點。

且不論人口仍在繼續增加,全球現有人口以約67億計算,接下來40年裡,每人每年的碳排放量上限只有1.86噸。下除到每日,則每天每人的碳排放量上限約5公斤,這遠低於2005 年台北市,每人平均排放的二氧化碳量16.7 公斤。

筆者從2007年7月開始,試圖計算自己每個上班日的碳足跡,以了解在日常生活之中,自己排碳最多的習慣是什麼(結果是開車,一旦開車,當天的碳排放就超過10公斤),並找出能改變哪些生活作息來減碳。於是我把自己的愛車拿去改成瓦斯車、等紅燈超過30秒會熄火、一個人下樓時走樓梯不搭電梯、晚上睡覺前會把電熱水瓶的插頭拔掉、以及把家中傳統燈泡全換成省電燈泡或LED 燈等。

除了個人及商品的碳足跡之外,碳足跡也成為企業是否意識到氣候危機的指標。2007年,包括像特易購(TESCO)、英國石油(BP)、英國電訊(BT)等在內的英國企業聯合會(CBI),就已宣誓將會彼此要求檢視產品供應鏈的碳足跡。

而戴爾電腦(DELL)的環境部門主管Mark Newton ,更曾在兩年前親自飛來台灣,會見包括台達在內的供應鏈廠商,提醒台灣公司國際間關於碳足跡的趨勢。由於戴爾電腦已承諾,將在2012 年前將每單位能源使用量降低15%,因此位於台灣的代工廠商,若不能同步跟上製造更有效率的產品,也等同於將失去戴爾這張訂單。

因此,不論台灣是不是《京都議定書》的簽約國,能不能參與國際上正火熱的氣候談判,其實都已不是重點。台灣既是國際供應鏈的一環,就必須跟上這套綠色的遊戲規則,否則首先吃虧,將來恐怕無處可申冤。氣候的危機已經越來越近,它並不會因各國政府無法在談判桌達成減量結論,或是企業為保護既有的獲利模式,而停下腳步。對個人而言,除了開始採取一些對氣候的適應措施,比如說選擇不在海邊置產、習慣暖冬但注意驟冷的寒流、城市居民小心熱浪與熱島效應的加乘效果等,把自己每日的碳足跡給降低,也算是不讓氣候惡化的一種調適措施。

如果居住在台灣的每個人,都能開始從關注自己每日的碳足跡開始,進而在消費時選擇更環保的商品,甚至在投票時選擇更有永續理念的候選人,對台灣將會是一個重要的改變。我們或許就能昭告世人,台灣除了能依賴石化能源,創造一波傲人的經濟奇蹟之外,也能搶搭全球綠色工業革命的浪潮,創造屬於下一世代的低碳奇蹟!【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第474期科學月刊】

回本期目錄

沒有留言: